笔趣阁 > 历劫我是认真的 > 第96章 年代文里的炮灰未婚妻(23)(求月票)
    到最后,宋莲莲不费吹灰之力,就拿到了汪建华家的地址。

    至于她答应送给马琪琪的那件红裙子,她这次来,宋老太太也不可能让她带着包裹离开呀!

    自然是没在身上,对此,马琪琪觉得自己上当了。

    不过,宋莲莲再三保证,等她再来县城,就把那件红裙子给马琪琪带来。

    就算马琪琪再不甘心,可话都被套出去了,还能怎么着?

    只能勉强同意了下来呗,就算不同意也没用不是。

    马琪琪气呼呼的看着宋莲莲离开,恨恨的跺脚。

    去找汪建华的宋莲莲不知道,现在的汪建华,正和他妈一起,去时家的路上。

    “我告诉你,那边既然已经不可能了,时家的那丫头可不能再弄黄了。

    不是我说,你咋就把事情半成这样了呢?”

    高来娣恨铁不成钢的一路对着汪建华叨叨叨……叨叨叨……只把汪建华说的脸都是绿色的了。

    他怎么会想到,宋莲莲她爸会这么容易就倒台了?

    现在自己工作工作快保不住了,女人女人两边都落了空。

    一想到娇媚的宋莲莲,汪建华就满心的不舍得。。

    但是,现在的宋莲莲对他来说,并没什么用处。

    最关键的是,他知道,他妈绝对不可能让宋莲莲进汪家的。

    可一想到自己要对着时姜伏低做小,他就满心的不甘。

    那天他被时姜揍的毫无还手之力,到现在身上的伤还在隐隐作痛呢!

    而且,他更怕时姜要是真原谅他,以后结婚了,要是稍不顺她心意,会不会又对自己一顿暴揍?

    可不求时姜原谅,他的工作怎么办?

    早习惯了在县城的生活,这段时间待在家里,看着几个嫂子的白眼,他都受够了。

    相比以后可能会被时姜打的可能,他又觉得总比在家受兄嫂的嫌弃要好。

    毕竟,未来的事情还没发生,现在他被嫌弃,却是实实在在感受到的。

    所以,就算他妈这么叨叨叨,汪建华也只是把气憋在心里,没有说拒绝去时家的话来。

    强忍着一肚子的气,手里拎着一包红糖,这还是高来娣忍着心疼从自己柜子里挖出来的。

    当初她跟时姜说的话说的太绝,现在上门,简直就是啪啪的自打自己的嘴巴子。

    可跟儿子的前途比起来,她稍微的软和一下腰背,也不是不行。

    大不了,等把人娶回家了,再好好收拾。

    高来娣是这么想着,心里才舒坦许多。

    进了冬枣村,一路上遇见他们的村里人,一脸的异样,高来娣自认拿得起放得下,弯着嘴角对着村民们一路笑着走到时家门口。

    对于他们的窃窃私语,权当看不见。

    汪建华哪里受得了自己被人这么指指点点,他虽然没听到他们说些什么,可背后说人的话,还用想吗?

    想到这,汪建华恨不得把脑袋埋到心口去。

    跟着他妈的脚步,也快上不少,只是没想到他妈会突然的停下来,一脚就踩到了高来娣的脚后跟上。

    “哎哟,你这孩子,咋这么毛毛糙糙的。”

    高来娣抬起脚把后鞋跟拔上,瞪了他一眼,然后又挤出一个慈祥的笑容来,上前准备去敲时家的大门。

    只是,还没等她的手拍到大门上,就见时家大门吱呀一声,被人从里面打开了半边来。

    高来娣定睛瞧去,里面脸上挤出的笑容更大了一些。

    “哎哟,时丫头,你肯定是知道婶子要来是不是?咋就这么凑巧来开门了,你看,这是谁来了?”

    说完,高来娣把站在她身后的汪建华一把扯到跟前来。

    见自家儿子低着脑袋不说话,抬手就在他腰背这里狠狠掐了一把。

    这死孩子,咋就这么拎不清呢?

    自己这个当妈的,都舍下脸面来陪他上门赔礼道歉了,他还耷拉着一张丧脸给谁看呢?

    被自己亲妈这下掐的,汪建华忍不住倒抽一口冷气。

    不过,他为了在时姜面前表现的好,硬是把到嘴边喊痛的话给咽了下去。

    挤出一抹笑来,脸色扭曲的看着面无表情的时姜。

    “时姜,之前是我猪油蒙了心,现在发现,只有你对我是真心的,我决定跟那个女人一刀两断,你就原谅我吧!”

    说完,汪建华还上前,准备一把抓住时姜的手。

    只是,脚还没踏过去,另外半边的大门,突然的被推开,“咣”的一声巨响,那半边大门直接打在汪建华的半边脸上。

    瞬间让他那张自认帅气的半张脸,肿了起来。

    “抱歉,没看到有人。”

    屠H军一张黑脸露了出来,瞄了捂着脸蹲下去的汪建华,毫不走心的道了一声歉。

    “时同志,我爷爷喊你。”

    听到屠H军这么说,时姜原本捏紧的拳头松了松,对着这黑炭笑着点了点头,说了声知道了,准备转身进屋。

    汪建华被打的鼻涕眼泪齐流,可不妨碍他的耳朵听力正常。

    见时家出现一个陌生的男人,顿时感觉自己被戴了绿帽子一样,顾不得脸上的疼痛,立马就跳了出来,想上前拉时姜,可那黑大个还站在一旁呢。

    不敢上前,只能暴跳如雷的指着屠H军朝时姜大喊:“时姜,这个男人是谁?他怎么会在你家?你怎么能这么水性杨花?”

    灵魂三问,让原本已经转了身的时姜后背僵了僵。

    屠H军听了这男人的话,眉稍微挑,脚步正要移动上前拎着对方甩门去。

    却见时姜嚯的一下转身,随之而来的是她帅气的一招踢脚,直接踢在汪建华另外一边没肿的脸上,汪建华只觉得牙齿“喀拉”一声,仿佛跟自己的嘴脱离了束缚。

    时姜踢完后,单腿往后一踩,右手一记直拳,对着汪建华的肚子就打了过去。

    “噗噗……”

    汪建华随着这记拳头,嘴里喷出血来的同时,两颗牙齿也跟着一起喷了出来。

    高来娣原本还催促着小儿子哄人,可汪建华被打人用门板打脸,到他质问,再到时姜揍人,不过是很短的一段时间,她根本就没反应过来。

    只到看到地上小儿子喷的一滩血里的两颗牙齿,这才大声的嚷嚷起来。

    “打人啦,时家打死人啦!JIAN夫YIN妇,你们两个想弄死我儿子,没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