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劫我是认真的 > 第88章 年代文里的炮灰未婚妻(15)(求月票)
    “不管有没有搞错,在没到达目的地前,都给我提高警惕,那些人可都是SHA人不眨眼的。你们的身后,不光是这些司机,还有你们的家人,若是出了什么事,对得起家里人和郭嘉对你们这么多年的栽培么?”

    屠红军收回眼神后,皱着眉头,郑重的对着围着一起吃干粮的几个手下说道。

    跟着他一起出来的手下,他不希望出一点的差池。

    听到屠队的话,原本有些松懈的小郑脸蛋一红,整个人都绷紧了不少。

    “屠队,你看这里,若是想拦下这行驶的车队,这处放上一些障碍物,车子肯定得停下来。”

    副队长老姚拿着手里的地图,在他指的地方画了一个红圈,很肯定的说道。

    在那红圈被圈住的位置,正处于一个山坳的转弯角处,那地方能走的路明显要窄上许多。

    车队开到这个地方,若是前面放了障碍物,除了把障碍物移开,根本没其他的办法,想后退的话,还得让跟在后面的车队一起往后倒。

    可就这么一条不宽的路,不说倒车还需要有人指挥,不然很可能就会倒到壕沟里去。

    而且就算再倒车,最后也得把路上的障碍物给搬开,不然除非原路返回,从另外一个县城绕路走。

    这样的话,先不提开车要烧的汽油得多上多少,时间也要浪费好几天。

    作为司机的他们,哪里耗得起。

    “老姚,你等下坐钱奋进的那辆车上去,记得到这边时,两车距离拉开,没有我给的消息,别跟的太近。”

    屠红军手指头点了点那个红圈的位置,然后一脸严肃的说道。

    “明白。”

    跟着屠队搭档多年,老姚跟他默契已久,马上知道屠红军的意思。

    临上车前,老姚顿了顿,回头说道:“头,小心点。”

    屠红军对他随意的挥了一下手,不耐烦的回道:“知道了!”

    时姜这边不知道屠红军带着车队的事,第二天时老爷子一大早就去了县城。

    老屠因为早年战场上膝盖受了伤,退下来后一直就住在县城的一幢老房子里养伤。

    这件事,知道的人并不多。

    自己当初跟老屠并肩作战,只是他比老屠的运气差,早许多年因伤退下来。

    不过,战争本就是残酷的,虽然老屠比他多熬了十几年,可身上的伤也比他多上许多。

    时老爷子到的时候,屠宝成刚吃过早饭。

    “哟,老时,你可是难得的稀客啊!来来来,快过来坐下,尝尝我这新得的茶。”

    屠宝成宝贝的掏出他那罐子茶叶,对着时老爷子招呼道。

    时老爷子也没废话,坐下后,接过老屠递过来的茶杯,先是眯了一口,然后就放了下来。

    老屠见时老爷子这副模样,自然就想到了之前他来找自己帮他那孙女找工作的事。

    那次后,时老爷子是红着脸离开的他家。

    原本老屠还以为,这辈子想再见时老爷子恐怕得是给彼此上香的时候了。。

    “说吧,铁柱,找我啥事?”

    这次时铁柱来,肯定有什么重要的事。

    时老爷子对着老屠,很是羞愧。

    自己好不容易拉下脸,求了他帮忙给孩子弄的工作,如今被个白眼狼抢了去。

    现在还害的孙女陷入险境,要是不拔掉宋家这颗毒瘤,时家一家子老弱少,他简直是坐立难安。

    所以,屠宝成一问,时老爷子就把昨天得到的消息,从头到尾的跟老屠说了一遍。

    一开始屠宝成还靠在椅子上,听到后来,身体却是坐直了。

    关于临县跟本县交界的地方,长期有车FEI路BA打劫过往的车辆的事,时有发生。

    近期更是猖獗,虽然他不清楚市里具体的决策,可也知道,上面绝对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这群社会的败类。

    现在得知,这帮车FEI路BA的头头居然就在这县城里头,还当着不小的官。

    屠宝成嚯的站起来,满脸凝重的问道:“老时,你得为你说的话负责。”

    时老爷子点了点头,郑重的说道:“我们多年战友,你还不知道我的为人么!要是没有把握的事情,今天我也不会走这一遭。宋九德的手下被我抓住了,是他亲口承认的。”

    “你等等,我去打个电话。”

    屠宝成见时老爷子这般肯定,也不犹豫,直接进了卧室,拿起床边的电话,拨了个号码过去。

    没过多久,就接通屠红军上级领导的电话。。

    当屠宝成询问屠红军人在哪时,他的上级领导有些含糊其词。

    “老领导,您别为难我,红军有任务在身,我不能告诉你他在哪里!”

    听到这话,屠宝成的心里一个咯噔,有种不祥的预感。

    “红军是不是在查临县车FEI路BA的事?”

    听到老领导的话,屠红军的上级脱口而出的问道:“您老是怎么知道的?”

    “我收到消息,这边的车FEI路BA准备对这次经过这边县城国道上的车进行抢劫的计划。只是,只知道就在近日,不知道详细的具体时间。”

    屠宝成沉着一颗心,一字一句的跟对方说道。

    “什么?屠红军这次带队走的就是临县县城国道,如今一时之间没法联系上他。

    老领导,您先别着急,我这就去组织人手去支援。”

    屠宝成闭了闭眼,狠了狠心。

    “你们先来我这里,关于车FEI路BA的主谋,这边的革W会副主任宋九德,有重大嫌疑。另外,再派两个人去冬枣村把两个嫌犯带回来。”

    “那红军那边?”

    对方沉默了一下,他信得过的手下人并不是很多。

    要是派了人去老领导这边,那屠红军那边势必就顾不上。

    “派一个人去,能追的上最好,追不上,我也相信屠红军,这些年的操练不是白操练的。”

    屠宝成停顿了一下,坚定的说道。

    “行,那就听老领导您的安排。”

    屠宝成听到对方挂了电话,这才长长的吐了一口气。

    用另外一只空闲的左手,紧紧握住刚才挂掉话筒后发抖的右手。

    他一共生了三个儿子,三个儿子全都上了前线,只有大儿子给他生了这个大孙子。

    大儿子牺牲后,老二顶了老大的位置,到现在还没回来。

    而小儿子,连媳妇都没娶,就牺牲了。

    若是屠红军出了点什么事,他就怕大儿媳妇受不住这个打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