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劫我是认真的 > 第69章 被嫌弃的农家女(34)
    “凭啥不让我们进去?快喊杜老爷出来,我们可是正儿八经的的亲戚。”

    李氏没想到,抬着杨钰的轿子到了门口,她原本想着反正杜家家大业大,喊几个下人把自己儿子抬进府里去。。

    却没想到,会被这几个狗眼看人低的下人拦在门口不让进去。

    杜庆贺出来时,正好听到李氏喊的最后那一句话。

    要说正儿八经的亲戚,除了他外祖家,自然就是杜家的亲戚了。

    可杜庆贺在脑海里过了好几遍,也没出这面前的中年妇人和坐在软轿上看似行走不方便的年轻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不过,人家来吊唁,总归是有心,杜庆贺把原本的怒气压了压。

    “是下人无状,不知道夫人是哪家的?”

    李氏没见过杜百城,可杜百城绝对不像眼前这男人这么年轻。

    不过,这男人虽说一身孝服,可那孝服的料子绝对不是普通的白布所制,看样子应该是杜家有些地位的人。

    “你又是何人?亲家来了,怎么也不见杜老爷出来呀?”

    李氏心中暗暗评估着对方的身份,不过,以自己亲家的身份,杜夫人去世了,自然得杜老爷来接待才是。

    “亲家?”

    他自己的丈人家他怎么不认识?

    更别说二弟的丈人家,也是常有来往,绝对不可能不认识。

    还有,什么叫不见杜老爷出来?

    他爹现在躺在棺材里,要是出来,还不吓跑杜府里的所有人?

    “大少爷,这是杨夫人,乃三小姐的婆婆。”

    杜管家在关键时刻出现,站在杜庆贺的身旁,弯腰低声说道。

    杜庆贺先是怔愣了一下,随即眼神就利锐了起来。

    眼中闪过一抹阴戾狠绝来,他没去找杜燕然这个JIAN人,没想到她婆家的人居然就这么撞上门来?

    杜庆贺上下仔细的打量了一眼眼前的中年妇人和软轿上的杨钰,虽说他们换了出来见客的新衣服,可那衣服上的折痕很是明显,应该是平时舍不得穿,折好了放在衣柜里长期留下的痕迹,一看就知道家境恐怕很是贫寒。

    没想到,杜燕然找来找去,居然找了这么一户人家。

    怪不得母亲在绝笔信中写着,让他们先不要去找杜燕然。

    想必是知道,没有了父亲的杜府再也不可能给杜燕然撑腰。。

    而以杜燕然那种性子在这样贫穷的婆家家中,真的能安稳的过日子吗?

    还有,这杨家居然不知道自己父亲已经死了的消息,莫非是杜燕然那JIAN人以为只毒死了自己的嫡母?

    杜庆贺想到这,就恨的后槽牙痒痒的,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

    只皮笑肉不笑的看着李氏,然后有些嘲讽的说道。

    “原来是杨夫人,真是久仰大名。只是,我父亲恐怕无法亲自接待贵客了。”

    说完,微微侧了侧身子,只见客厅中央放了两块牌位,其中一块描金刻着的正是杜百城的名字。。

    “啊呀……!?”

    李氏被这一出,给吓的当初跌倒在地,不敢置信的看着那牌位,杜老爷怎么就这么死了呢?

    杨钰刚才一旁一直盯着杜庆贺在看,看着对方一表人才,自己穿的衣服和对方一比,那就是天上地下的区别,心底很是酸溜溜的。

    之前从杜燕然的口中得知过,杜燕然排行行三,她上头还有两个哥哥,乃是嫡母所出,不过杜家主对这两个儿子并不怎么喜爱,一年里头,除了除夕,两个哥哥基本都在外面,不会回杜府,当时在杜燕然口中,这两个哥哥就是两个小可怜。

    可如今看来,即便不怎么受杜家主的喜爱,可他们也是从小锦衣玉食长大了,哪里可怜了?

    要是当初自己去了乡试,没有被打断腿,现在站在杜庆贺面前也应该是对方羡慕自己才对吧!

    杨钰正心底里一头乱麻似的在胡思乱想,却不料被他母亲的一声尖叫给叫回了神。

    他如今动弹不得,全靠别人软轿抬着。

    现在见母亲好像被什么吓到了似的,完全一点形象都没有的坐倒在地上,脸上忍不住涌出一股羞意来。

    刚才自己还想着跟对方比个高下呢,现在母亲就给他丢了脸。

    “母亲,你这是怎么……咯……!?”

    杨钰喊了轿夫朝前几步,靠近李氏,满脸不悦的正想质问她这是怎么了。

    可是,随意的朝杜府客厅中间瞟了一眼,顿时喉间一哽,失语的愣在当场。

    杜家主杜百城的牌位怎么会放在客厅上?

    难不成,死的人不是杜夫人而是杜百城?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李氏和杨钰一时间都有些手足无措。

    李氏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若是杜百城死了的话,那是不是证明杜燕然以后没有了可依靠的靠山了?

    想到之前被她收入房中杜燕然的那些私房,单凭把那些首饰珠宝典卖了,就够杨家嚼用好几年了。

    她的心“呯呯呯”激烈的跳动起来,之前她还在担心,现在杜燕然最大的靠山已死,她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李氏和杨钰兴冲冲的来,灰溜溜的走了。

    “大哥,就这么放过他们不成?”

    杜家二少爷杜庆忠很是不忿的站在杜庆贺的身后,满眼怨毒的盯着远去的母子俩。

    “怎么可能?杀母之仇不共戴天,只是,先把母亲的后事给办好了。至于那个小JIAN人,等家中事情处理好了,有得是时间去收拾她。”

    只希望,那小JIAN人在杨家千万要熬到他们找她算账的那天。

    回到杨家,杨钰和李氏就进了屋后清点杜燕然的那些东西。

    清点完后,李氏吐了口气。

    “钰儿,就凭这些,咱们家就能回到以前的日子了。不,比以前更好的日子。”

    李氏的双眼闪闪发亮,没想到,杜燕然除了珠宝首饰之外,还有一家粮食店铺和上百亩的田地,银票虽然只有几百两,却完全够去把以前卖掉的杂货铺子给买回来了。

    就算买不回那杂货铺子,凭那上百亩的田地和粮食铺子,也能有个长期的收入,完全可以躺着数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