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劫我是认真的 > 第66章 被嫌弃的农家女(31)
    听到杨钰的话,杜燕然原本惊恐的眼睛朝他的腿瞧去,从刚才起,她就觉得有些怪异。

    怎么杨钰跟自己拜完堂后,居然不站起来,现在还需要自己扶?

    对于自己父亲在之前打断杨钰腿的事,杜燕然根本就不清楚。

    所以,她这么直愣愣的盯着杨钰的腿瞧,让杨钰的心中倏地升起一股戾气来。

    见杜燕然迟迟不上前扶他,原本抓着杜燕然的手陡然用力,一把将杜燕然扯近,然后另外一只手一巴掌甩在了杜燕然的脸上。

    “瞧什么瞧,你现在是看不起我这个残废吗?这两条腿,可是你的好父亲给打断的。不过,你父亲干了这种好事,断了我的前程后,居然还会把你嫁给我,你没想到吧,我也没想到。若是你想要找你父亲为你撑腰做主,恐怕是痴人做梦了。”

    被打歪了脸的杜燕然来不及暴怒,喊着要杨钰好看,就听到杨钰凑近了自己,然后用着阴晦的声音在她耳边一字一句的说道。

    随着他的话语,杜燕然的一腔怒气寸寸跌落,想到自己出嫁都没有出现的父亲,他的表现已经如此的明显,可她却是硬是当做看不见。

    杜燕然心中对杜百城又怨又恨,既然要把她嫁给杨钰,为何又打断杨钰的腿,又打掉自己腹中的胎儿。

    此刻的杜燕然,不光是恨杨钰毁了她清白,更恨自己的父亲杜百城,自私自利只想着自己和杜家的名声。

    若是有一点为她着想,她也不会落的现在这个下场,有家归不得。

    喜娘自然也听到了杨钰说的话,虽然他说的声音不大,可客厅就这么点大,她又不是聋子,怎么可能听不到。

    只是,这些话,她听听便罢。

    杜家老爷就算再怎么样,弄死自己就跟碾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她若想活命,最好的办法就是做个聋子瞎子,啥也听不到,啥也看不见。

    可喜娘会这么想,李氏却不会。

    她辛辛苦苦拉扯这么大的儿子,之前被打断腿,衙门不给找凶手,那是没有办法。

    可现在得知,居然就是杜家干的,她哪里忍的了。

    上前一把扯住杜燕然的头发,恨声骂道:“小JIAN妇,定是你勾引了我家儿子,才会替我儿惹来这么一场祸事。你还我儿子的腿来,还我儿子的前程来。我打死你,打死你。”

    想到大夫说过的话,李氏一边打,一边薅羊毛似的,把杜燕然原本穿戴的整齐的喜服给扒拉个干净。

    原本杜燕然藏在怀中和袖子里的东西,自然也掉在了地上。

    只是头发被李氏抓在手中,手臂又被杨钰紧紧的捏着,杜燕然只有歪着脑袋被打的份,根本无法还手,更加顾不上掉在地上的私房。

    喜娘见一场婚礼变闹剧,还听了一耳朵不想知道的秘密,哪里还敢待在这里,一溜烟儿的跑了。

    不过,她也不是全没良心,跑出去后,想到杨家母子打杜燕然一个人,想了想后,还是给杜家递了个消息,说杜家三小姐在杨家被欺负了。

    只是,杜家管家面无表情的点头说知道了,便喊人关了杜府大门,并没有派人去杨家帮杜燕然撑腰。。

    见此,喜娘也只能摇了摇头,不再去多管闲事了。

    至于杜燕然怎么样,且看她自己的造化吧!

    杜燕然在杨家被母子俩揍的鼻青脸肿,却还死死的攥着那些私房不放手,这可是她从杜家带出来最值钱的东西,若是被抢了,自己还不如死了算了。

    “哟,我这来的是不是不是时候啊?”

    门口处时姜一脸诧异的表情,看着屋中客厅里扭打成一团的三个人。

    “你来做什么?”

    杨钰见到时姜,还要些脸面的他下意识的松开手。

    顿时,李氏和杜燕然就滚成了一团。

    最终李氏不抵杜燕然年轻,杜燕然牺牲了自己一簇头发,抠下李氏脸上一大块肉的情况下,用力的把自己的私房抱进了怀中。

    “哎呀呀,你们继续,可以不用管我。”

    时姜漫步上前在客厅一旁的椅子坐下后,又随手扯了腰间荷包,从里面掏出一包油纸包着的瓜子,然后津津有味的磕了起来。

    听着那磕瓜子的声音,杨钰的额头青筋忍不住跳了一跳。

    “表妹,你这是什么意思?”

    他们家现在这个情况,她居然还磕瓜子,是来看笑话的吗?

    时姜睁大了双眼,不解的说道:“表哥,当然是在看热闹呀!哎呀,看我这嘴,瞎说什么大实话。”

    说完,赶紧的捂着自己的嘴,巴掌大的脸只露出一双眼睛,只是那双眼睛硬是笑出了卧蚕。

    杨钰和李氏气的倒仰,杨钰没法动,李氏却是不能忍。

    如今她家都已经成这样了,她还装什么?

    顾不得刚才脸因为被杜燕然抠了一块,疼的要命,直接朝时姜扑了过去。

    小JIAN人,来看笑话,她就打的这小JIAN人知道胡乱笑话人的下场。

    只是,李氏还没靠近,就见一个人影眨眼就挡在了时姜的面前,并且一脚朝她的胸口踢了过去。

    “噗通”一声,李氏直接被踢了个四脚朝天。

    “小姐,你没事吧?”

    秦放刚才看到这泼妇满脸扭曲,双眼含着恶毒的朝小姐扑过来的模样,顾不得小姐刚才让他守在门口的吩咐,吓的直接从门外窜了进来,挡在了小姐的面前。

    时姜默默的收回刚才已经抬起的脚,假装咳嗽了一声,然后站起来,拍了拍裙子,把瓜子皮给抖落干净了。

    这才漫步朝李氏和杨钰走了过去,路过杜燕然时,歪了歪头,朝她看了一眼,只见杜燕然整个人缩着,一脸戒备的看着客厅里的所有人。

    时姜看到她这副模样,弯唇对她笑了笑,好戏还在后头呢!

    杜燕然见时姜对着她笑的模样,不知道怎的,后背倏的窜起一股寒意来。

    “姨母,你看你脾气怎么变的如此暴躁了,如此的不贤惠,怪不得姨夫会在外面养外室,哎呀,看我,我又说大实话了!”

    时姜走到李氏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好不容易翻身捂着肚子直喘的李氏,用以前李氏劝导她时所说的话。

    听到她说的话,李氏差点一口气给气死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