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美利坚巅峰人生 > 第1252章:千万别掉链子啊
    陆宁开始越来越快,好吧,实在是想要抓紧节奏了,不然,今晚都不知道几点能睡。

    爱因斯迪芬教授和图特教授所带领的验算小组,感觉都已经跟不上陆宁的节奏。

    “卧槽,这也太快了吧,怎么感觉陆宁都不需要进行计算,就能得出答案一样。”验算小组中的一名数学家感慨了一句,好吧,这么多人,竟然才能堪堪赶上陆宁的速度,这也太吓人了一点,要知道,现场,可是有爱因斯迪芬教授和图特教授坐镇啊,两位数学界的大佬呢。

    “你懂什么,陆先生的层次,已经不是你能够了解的了。”爱因斯迪芬教授驳斥了一句。

    好吧,原本,要是谁告诉爱因斯迪芬教授,有人能够如此快速地做出这种如此复杂的运算,爱因斯迪芬教授绝对会嗤之以鼻,估计冷笑都是多余的,不过现在嘛,爱因斯迪芬教授是真的相信了,毕竟,事实就摆在了面前不得不让爱因斯迪芬教授相信。

    而且,这位丝毫没有考虑过陆宁为什么能够这么快得出答案,在爱因斯迪芬教授看来,这本就是应该理所当然的一件事,对方是陆宁,有什么是做不到的?额,好吧,让一位严谨的数学界大佬产生了这样的想法,不得不说,陆宁也是成功了。

    当然,现场和爱因斯迪芬教授一个想法的人也不少,至少,图特教授也是其中之一。

    按照图特教授的话来说,陆宁应该是到了某一个层次了,嗯,一定是那种诸如爱因斯坦或者是霍金那种,他们那时候也不是亲口承认过,在自己的梦中,就出现过类似的问题吗?霍顿还应此打破了物理的浩瀚呢,好吧,陆宁现在一定也是这个情况吧,看看,这速度就知道了。

    好吧,陆宁要是知道他们的想法,也不知道会做什么感想,卧槽,自己就是为了早一点打卡下班而已,MMP的,现在是老后悔了,自己一时冲动,看看,现在是害苦了自己好不好。

    随着时间的推移,陆宁身后的白板是越来越多,而陆宁的速度也是越来越快,可是,现场确实变得寂静无声,是的,就连爱因斯迪芬教授和图特教授都不敢大声呼吸,越来越接近答案了,虽然直到现在,爱因斯迪芬教授和图特教授都不知道,陆宁将会用什么样的形式来解答出“广义黎曼猜想”,不过,看着样子,也差不多了,离真相越来越近,可越是到这个时候,他们越是不敢说话,生怕打扰到陆宁,好吧,现在唯一祈求的,就是陆宁千万不要在最后的关头被卡住,那样的话,将会前功尽弃。

    “呼,爱因斯迪芬,我有些紧张。”好吧,已经年过80的图特教授,竟然会说自己紧张,按理说,图特教授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过,可是现在,这位大佬却觉得,这比自己菲尔兹获得奖的时候还要紧张。

    “我也是。”爱因斯迪芬教授同样是咽了咽口水,好吧,“广义黎曼猜想”,如果能在自己的面前被解开,被证明出来,作为一个亲身经历的数学家来说,那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说不定,那些老家伙们,现在一定是非常羡慕自己的吧。

    陆宁还在继续,在把又一块的白板填满之后,陆宁站直了身体,伸了一个懒腰,好吧,胜利就在眼前了,可以,此刻的陆宁一直没有新的动作,一开始,大家只是一位陆宁太累了,想要休息一下,可是,陆宁却一直没有动,这让台下产生了一丝躁动。

    什么意思?难道,陆宁也不行了吗?卡住了?还是?好吧,虽然陆宁已经把“广义黎曼猜想”推动到了这个地步,不过,只要是没有证明出来,那一定就是前功尽弃啊。

    而此时,在华国,欧阳震的夫人已经准备好了中饭,没想到,一眨眼,又过了这么久的时间。

    “老头子,吃饭吧,赶紧的,一会饭菜都要凉了。”在厨房喊了一声,不过,自己老头子却没有任何的反应,欧阳震的夫人不满地走进书房,好家伙,书房内站满了老爷子的学生,还好,自己准备了足够多的菜,不然,还真的不够这些学生吃的。

    “我说,老头子,菜好了,赶紧吃饭。”欧阳震的老伴又喊了一声,后者这才有了反应。

    “唔?吃饭,吃什么饭?我不饿啊。”欧阳震虽然在回话,不过,眼睛始终没有离开过电脑。

    “你不吃,你的学生也不吃吗?”欧阳震院士的老伴这是被气乐了,好吧,结婚大半辈子了,这个脾气还是没有改掉吗?再说,这一次,又不是在主导什么方程式,你瞎起劲个什么玩意?

    好吧,这位还是不知道“广义黎曼猜想”对于数学界的重要性,别说是少吃几顿饭了就是不眠不休,自己也要看下去啊,不过,话说,陆宁这么就不写了呢?不会真的不行了吧,那也太可惜了啊!

    “你不吃,别人也要吃的啊,你看看这些孩子,一大早被你叫来,现在连早饭都没吃呢。”

    “哎呀,别啰嗦了,最关键的时候,你们谁想吃,谁就去吧。”好吧,欧阳震院士不耐烦地挥了挥手,额,这些做学生的,那个敢动啊,老师您都不去,我们再饿也要忍着不是吗?

    “师母,我们不饿,您先吃。”好吧,不仅吃不上饭,还要装笑脸,也真够悲惨的。

    欧阳震的老伴也是无奈,好吧,反正自己也已经叫过了,吃不吃,那是你们自己的事。

    “啧啧,怎么就停了呢,刚刚明明做的很顺的啊。”说着,欧阳震院士端起了自己的浓茶,再次喝了一口,啧啧,真是的,真是让人揪心啊。

    嗯,揪心的可不只是欧阳震院士一位,现在,只要是在电视或者电脑屏幕前的数学家,就没有一个是不揪心的,眼看就要证明了这个困扰全世界顶尖数学家一百多年的难题了,总不能让人空欢喜一场吧。

    就算是在自己办公室的伊莲佧,都站起了身,一脸的紧张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