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鏖战万星盟 > 攻太微●第207章 活捉怵岛
    伏羲负责的保护大众捉拿怵岛的操作一直在继续进行,没有受到米迦勒另一条线的任何影响。

    而这个时候,怵岛一直不肯干休,对米迦勒将他宣判死刑的命令激烈反抗。

    这就是满场乱窜,对在场的众人一通无差别攻击,我死你们也别想活。

    可是当伏羲的八卦大阵完善了防御布署以后,怵岛的毒树叶已经不能伤人,只是给捉拿他的人造成困难。

    当他看到他的树叶对众人攻击无效以后,竟然将攻击的目标转移到台上的人。

    那里除了盘古和米迦勒,就是三皇五帝等人,还有花鲜生带来的众人。

    其中就有罗成的十五位夫人。

    因为现场是战争状态,罗成不说,他的十五位夫人对打仗的态度也是相当狂热。

    所以,她们都是全副武装出来,当然也骑着她们一直骑着的坐骑。

    比如赤兔马、青鬃马等好马,还有各种飞禽走兽,比如食人鳄、娃娃鱼等。

    主人们在那里高谈阔论,主题都是公义杀人什么的,那些畜生也在它们的聊天群开小会。

    它们的主题就没有任何高大上,都是什么好吃什么好喝一类。

    这个也没有什么一致标准,因为它们的口味大相径庭。

    比如赤兔马和食人鳄就肉好吃还是草好吃争得暗无天日。

    现在小怜、大灰、猪猪等畜生都在,当然就是小怜主持闲聊大会,有一番不同的热闹。

    其中的一个,就是卢琼花乘坐的娃娃鱼。

    它虽然体格庞大,但是活泼好动,安静的时间稍微长了一点就开始厌烦,结果就爬出了圈外。

    当然大家都在一起,它也不能出去太远,就在人群外面随便转圈。

    正好它的主人卢琼花虽然刚刚新婚本来应该沉稳一些,但是秉性难改,也不是安分守己的主儿。

    娃娃鱼出来转圈,她那里心道正合吾意,二人沆瀣一气地开小差,成了外面战场的观察员。

    好巧不巧,正好那个怵岛没头苍蝇一样乱撞,不知道是否有意,一团大概几十片树叶打了过来!

    这要是别人绝对是大祸临头,祸从天降,估计就倒了霉。

    可是卢琼花不怕反喜,轻喝一声,迎了上去。

    她还知道顾全大局,不影响别人在那里论道,只是自己单人匹马出面对麻烦,没有大声喧哗。

    那大片的毒树叶至少有六十片迎面飞来,非同小可,还没有到,就能闻到剧毒的味道。

    娃娃鱼很敏感,大叫:“哇哇!臭臭,妈妈,哇哇要吃奶!”

    这娃娃鱼还和以前一样,举止如同一个孩子,主要的诉求就是要吃奶。

    卢琼花伸出铁菠萝,给它喝了一口菠萝汁,娃娃鱼精神大振,迎着那些毒树叶,向着怵岛冲了过去。

    就在这时,呆在卢琼花暗器囊中的花河豚动了!

    这些天下剧毒的至毒存在,对各种毒物都特别敏感,而且有特殊的感情。

    因为那些毒物对别人来说是致命物质,对它们来说则是食物。

    毒性越强,味道越美。

    她的这些河豚,是死而复活的存在,所以在毒性上没有任何东西可比,今天却能激动起来。

    可见那些毒树叶也是出类拔萃的毒物存在。

    对那些河豚来说,这样的食物也是可遇不可求!

    因此,它们一经辨识,呼啦一声,一百只河豚倾巢而出,如同一团白云扑了出去。

    树叶和河豚在距离娃娃鱼大约五米的前方相遇,嚓的一声轻响,所有的树叶都被河豚一口咬住。

    那个准确性无以伦比,一个树叶都没有落下。

    可是狼多肉少,还有的河豚没有捞到树叶,这哪行,老子羞刀难入鞘!

    它们一看没有散落的树叶了,稍微一在四周扫描,就发现了那些树叶的根源,就是那个怵岛。

    因为他正想继续发射树叶,有的刚刚出手,轨迹清清楚楚。

    剩下空嘴的河豚立刻加快速度,如同乱箭齐发,直奔怵岛而去。

    那边的怵岛虽然状若疯狂,可是他的脑袋还是清醒的,立刻便认出向他扑过来的生物是什么东西。

    那是和他怵岛周围水中存在的品种和形状一样的一种鱼类,食之必死!

    他也不懂这种毒鱼和毒树叶是什么关系,反正一看那些树叶被毒鱼叼去,没事一样。

    就知道那些毒鱼在毒性上胜过毒树叶。

    怵岛虽然自己号称百毒不侵,可是比毒树叶还厉害的毒,他就不得不谈虎色变了。

    那么毒的鱼,一条就要了他的命,何况几十条都追了过来,吓得他狂叫一声,掉头就跑。

    怕他明知道后面还有追兵,那是伏羲调遣的精兵强将,要拿他归案,他也不管了。

    这个时候,他不用衡量就知道,哪怕被人砍上几刀,留下碗口大的疤,也强似被毒鱼咬上一口。

    他打的如意算盘不错,可是今天这个算盘没有拨响。

    那些河豚飞翔速度远远超过他的预期,尤其是在美食诱惑之下,起码比平常提速百分之五十。

    也就是他刚刚掉过头去,那群河豚已经肉包子打狗一样扑到他的身上!

    他心中大叫一声,吾命休矣!

    没命还好说,他本身就是一个亡命之徒,心里对死准备得非常充分,他怕的是中毒以后痛苦万分。

    可是,过了一会儿,他忽然发现,让他恐惧的痛苦并没有临到他的身上。

    只是那几十条毒鱼给他增加了一些重量,这个负担他完全能够接受!

    另外,他也听到一阵沙沙的声响,如同蚕食桑叶的咀嚼声。

    低头一看,原来那些毒鱼每条抱着一片毒树叶正在大吃。

    他这才知道,原来那些毒鱼对他的身体不感兴趣,冲他来只是为了吃到那些毒树叶。

    他不由松了一口气。

    甚至隐隐有一丝失落。

    原来怵岛穿在身上的东西看起来是衣服,实质上却是毒树叶。

    这也是为什么他们可以源源不断发射的原因,可以直到全身的树叶全都打完。

    那时,已经杀了至少一千人了。

    所以,素常情况下,很少有把全身当衣服的树叶全部打光的情景出现。

    今天怵岛已经打了好长时间,身上的树叶本来就所剩无几,再被四十条左右的河豚一吃。

    怵岛惊慌地发现,他身上的树叶已经光了!

    他虽然杀人不眨眼,可是这种情况还是让他羞愧难当。

    可是他又对造成他这种状况的毒鱼无计可施,一着急,脑袋就发昏,脚步踉跄,差点摔倒。

    就在此时,娃娃鱼飞马赶到,挥动右前方鱼鳍,就是断肢重生的那个,拍在怵岛的后背上。

    本来就发昏的怵岛,再也不能站立,啪的一声,扑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