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唐好驸马 > 第三百零八章 这熊孩子,怎么不知道轻重呢?
    长安城韩府。

    一群人正聚在一起一个个精神万分,脸上难掩兴奋。

    “姐夫,你说这解除禁止酿酒的命令马上下来?”李泰一脸激动的看着韩元,仿佛早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

    “淡定,不就是解除禁止酿酒的命令么?多大点事啊?能不能稳重一点啊?”韩元一脸嫌弃的看了李泰一眼。

    这熊孩子,怎么不知道轻重呢?

    这事情是那么简单的吗?

    肯定不是啊!

    虽然有自己那岳父再背锅,可是这也不是这么简单能够解决的事情。

    根据那些人的尿性,要是不整个大的事情都对不起他们祸害千年的名声。

    “那妹夫,咱们要不要提前先把酿酒厂办起来?咱们好提前准备一下啊?别到时候手忙脚乱了起来。”李承乾也是一脸火热的看着韩元。

    韩元见到这两兄弟的样子,一脸的无语。

    这还真是完美继承了他爹的基因,这是贪财贪到了骨子里了。

    自己都怀疑这大舅哥登基之后会不会把国库据为己有。

    “行了,此事不急,我估摸着他们绝对要闹大事,不过闹一闹挺好的,正好也能让岳父明白,这些人都是什么德行。”

    韩元不慌不忙的端起茶杯,轻抿一口,两眼一眯。

    “你倒是说说他们是什么德行啊?”

    就在这时候,门外忽然传出一道熟悉的声音。

    嘶!

    这尼玛算是偷听墙角吗?

    自己怎么就没发现自己这岳父还有着癖好呢?

    当韩元转过头时候,恰巧看到李二领着房玄龄、杜如晦、长孙无忌、魏征等人大步流星的走了进来。

    “哎呀,岳父,您老怎么来了,我说今个天气怎么这么好。”

    韩元立马上前一脸笑容的说道。

    额!

    果然,自己姐夫的境界不是自己能够学习的。

    李泰看着韩元这变化自如的脸,一脸的感叹。

    哎,我要是有妹夫这功底,我至于整天被骂?

    李承乾有些羡慕的看了一眼韩元。

    此刻的韩元脑中不断的转动,正琢磨着怎么转移话题呢,怎么可能有闲心注意这两兄弟的异常呢?

    “行吧,今日朕来就是告诉你一声,世家动手了,死了十多个人,而且都是在太极殿上死的!”

    李二没好气的看了一眼韩元,心中还有些怨恨的说道。

    嘶!

    韩元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感情还是自己小瞧他们了,自己以为他们最多不过就是玩弄他们的拿手好戏,就是联合士子逼宫,没想到这直接来死谏啊!

    这可真是牛逼坏了!

    这人怎么就这么听话,说让撞死就撞死呢?

    “岳父,您这意思我没明白。”韩元在心里感叹了一声,随后一脸茫然的看着李二。

    这事情自己不能冒头啊!

    猥琐发育别浪!

    这才是重点,自己要是冒头,那些狗日的世家肯定会集火自己。

    自己这腰杆子还不是那么硬气,只能让个子高的岳父扛住了。

    “怎么,不敢承认,我就不信你没有预料到这一幕。”李二冷眼看了一眼韩元,撇撇嘴。

    这狗东西还给自己装糊涂呢。

    这小子贼精,既然决定要用粮食赚钱,肯定就知道世家绝对会有大动作。

    他要是没有点准备,自己都不信。

    “瞧您说的,我怎么可能预料到呢,我又不是神仙。我有不会能掐会算。”韩元立马摇头否定,这个时候装糊涂才是最好的选择。

    “呵呵......”

    李二看着韩元冷笑了几声。

    周围的众人也是一副不相信的模样看着韩元。

    这可把韩元吓坏了,你们这是想干嘛,不是说好了么,我来挑事,你们收拾残局。

    “不是,你们怎么就不相信我呢?岳父,我跟您说,袁天罡和李淳风这两个货就是个骗子,我真的不会占卜。”韩元急忙解释,这事情坚决不能承认,这历史的轨迹都快飞出去了。

    到时候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是什么了。

    “嗯,朕知道,你就说这事怎么出来,他们可是嚷嚷着你勾党结营啊,形如谋逆!”李二也懒得理会韩元那么多,这小子不吓唬吓唬就不会给你说实话。

    “啥玩意?我勾党结营,我呸!”韩元听完这话,顿时跳了起来。

    “一群什么东西,分明就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还想让我遗臭万年,做梦!”

    “狗日的老子不掀了你们的老底,你们就不知道什么叫做老虎不发威真当我是病猫啊?”

    韩元发泄完,一脸认真的看着李二,

    “岳父,其实我最近想到了一个能完善科举的方法,能够直接解决掉了世家专门招募他们人的问题。”

    “嗯?你确定?”没等李二开口,房玄龄率先沉不住,直接拉住韩元的手问道。

    韩元摆摆手,一脸凶狠的说道:“是他们逼我的,本来我打算温水煮青蛙,给他们留点后路,既然这样那就谁也别想好过。”

    “先停下,什么叫做给他们留点后路,你意思是这方法你早就有了?”李二顿时抓住了重点,一脸狐疑的看向韩元。

    朕就知道,这狗日的就会偷着藏着。

    感情这当初给朕说的科举改革还没有说完全啊!

    现在人家要他命了,这才说出来了。

    听到李二的话,韩元顿时一愣,立马打着马虎说道:“什么啊,岳父您听我说完。”

    “现在咱们面临着一个问题,第一个就是科举不透明,黑幕多的问题。”

    “他们是不是总会在科举之中选出世家的人?”

    众人微微颔首。

    “若是我们把他们的考卷让人摘抄下来,然后再把名字糊上,这样他们是不是就没办法分辨出字体是哪家的人了?”

    “还有,实在不行,我到时候直接给一些士子泄题,反正这科举都是小儿科,没有什么难度。”

    “切勿这么做,韩元啊,科举之事乃是国之根本,若是徇私舞弊,岂不是断了根基?”魏征急忙站出来反驳道。

    “就是啊,这科举可是大唐的立国之本,不能这么做。”

    “是啊,你有气也不能拿科举事情乱来。”

    “......”

    听完韩元的话,众人不由的心惊胆战起来,别人说这话他们不屑一顾,而韩元这货是真的有本事啊。

    这要是让他乱来,估计到时候大唐的脸面都要丢完了!

    这熊孩子,怎么不知道轻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