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个总裁做老婆 > 第1814章 想快点好
    来到卧室后,他打开衣柜,拿了一条苏雪莉不常穿的裙子出来。

    “呐,这条裙子给你换。”说着,徐士晋将衣架都没取下的裙子递了过去。

    朱莉一把抢到手中,只说了两个字:“拿来!”

    洗完澡后,她穿着裙子,走出浴室。

    此时,徐士晋也已经拼得差不多了,就快拼接好了。

    欣喜之余,他下意识的瞥了朱莉一眼,说:“这刚出浴的女人就是不一样啊!香喷喷的!这裙子给你穿,也挺合身的!”

    只听朱莉自恋道:“那还不是因为我天生丽质?天生就是一个衣架子!什么衣服穿在我身上,都好看!”

    “臭美!”

    说话间,徐士晋看到老婆和妹妹齐齐走进屋。

    他立即拿着那艘刚拼好的船,走过去,对苏雪莉说:“送给你!”

    “好漂亮啊!”苏雪莉用双手捧过来,“这是你亲手拼的吗?”

    “对啊!”

    在他俩说话的同时,徐熙儿紧盯着朱莉身上的裙子看。

    因为她认出来,这个女人身上的裙子是嫂子的。

    “她是谁啊?”徐熙儿问。

    听到妹妹在问,徐士晋这才转过头,看了朱莉一眼,说:“她刚刚算是救了我。为了她的安全着想,我特意带她回来。”

    徐熙儿不相信,露出了怀疑的神情。

    “不说了,有点困了,我先上去午休一下。”说着,徐士晋打了个哈欠,转身上楼。

    朱莉连忙走过来,问他:“那我怎么办?”

    “我老婆和妹妹会帮我安顿你的。”说完,徐士晋沿着楼梯,走了上去。

    就在朱莉想追上他的时候,徐熙儿跑了过来,拉住了她。

    “你干嘛?你松手!”朱莉不悦道。

    徐熙儿紧盯着她身上这条裙子,问:“这裙子怎么会在你身上?你们做过什么?”

    她这话问的,直让朱莉以为她才是徐士晋的老婆。

    “我逃跑的时候浑身都弄脏了。没衣服换,徐士晋拿这件衣服借我穿了。你力气好大啊!你先松手行不行?”朱莉真的感觉被抓得手疼。

    毕竟,徐熙儿可是一个会武功的女人。

    见状,苏雪莉忙走过来,帮朱莉解围,问:“吃饭了没有?”

    朱莉轻轻摇了摇头。

    “那我带你去吃?”苏雪莉问。

    朱莉连连点头,答应了:“好啊!”

    而后,苏雪莉就带着她,来到美食街吃饭。

    期间,两人聊得挺投缘的。

    “谢谢你把裙子借给我,还请我吃饭。”

    “没事,这条裙子我买来之后就一直放在衣柜里,没拿出来穿。你穿上真好看,好像是为你量身定做的,就送给你吧?”

    “谢谢!”朱莉开心道。

    带她吃完饭回来后,苏雪莉想上楼看看徐士晋的腿伤好点没有,就跟她说:“我上楼去换身衣服。”

    “好!”应完,朱莉目送苏雪莉上楼回房。

    她看见徐士晋从这个房间拿出那条裙子,又见苏雪莉回到这个房间,却因为被徐熙儿拉住,没看到徐士晋回到这个房间休息,所以完全把苏雪莉当成徐士晋的妹妹了。

    来到房里,虽然看到徐士晋好像已经睡着,但苏雪莉还是缓缓走了过去。

    “老公。”苏雪莉没忍住,叫醒了他,“你腿上的伤,感觉好点了吗?”

    “好多了!”说着,徐士晋为了证明自己已经没事,一把将苏雪莉抱到身边,轻轻搂住了她。

    “讨厌!腿都受伤了,还不老实啊?”苏雪莉依偎在他怀里,轻声娇嗔道。

    由于等得有点久,朱莉直接走上楼来。

    眼见门是虚掩的,她推开门,走了进来,刚好撞见两人在亲密的画面。

    “啊!”

    听到朱莉的叫声,两人这才转头望来。

    “你们怎么可以这样?”朱莉问。

    徐士晋笑了,反问道:“为什么不可以?”

    “禽兽!连自己妹妹都不放过!”朱莉大声说道。

    听到她这么说,徐士晋瞬间明白:她这是有什么误会吧?

    想着,徐士晋不禁解释道:“想什么呢?她是我老婆!”

    听到这话,朱莉眨巴起眼来。

    “我真是他老婆。”苏雪莉说。

    朱莉暗暗倒吸一口长气,问:“那谁是他妹妹啊?”

    “拉你手的就是他妹妹,徐熙儿。”

    真相大白后,朱莉顿觉尴尬,忙道歉说:“对不起,那我先出去了!”

    “等一下。”说着,苏雪莉翻身下床,“朱莉,你来找我们有事吗?”

    朱莉这才想到正事,说:“我来是想问一下,你们方便帮我安排一下房间吗?要是不方便的话,那我等会儿再来问一下。”

    “方便。”说完,苏雪莉随即带她出去了。

    两人一走,徐士晋就枕着自己的胳膊,望着天花板,心想:“也不知道景秀怎样了!”

    由于担心景秀的情况,他取出手机,打电话给叶无忌:“无忌,你现在人在不在维阳市?”

    “在。”

    “我腿受了伤,你过来帮我看一下吧?”徐士晋想快点好起来,然后去迦那市,救景秀。

    叶无忌答应了:“我这就过去。”

    随后不久,叶无忌来了。

    看过徐士晋腿上的伤后,他说:“包扎得挺好的,没什么问题啊!”

    “是没什么问题,但我希望它快得好一点。”徐士晋背靠着床头说。

    叶无忌暗暗皱起眉来,说:“欲速则不达。”

    “可是我必须亲自去救景秀了!”

    “为什么必须亲自去?找别人去不行吗?”叶无忌不太了解景东卓的厉害。

    由于解释起来相当复杂,徐士晋一笑置之,说:“总之你帮我想个办法,让我快点好起来。”

    犹豫片刻后,叶无忌还是点点头,答应了,说:“没问题。”说完,他随即取出银针,扎在徐士晋身上的第一个穴位。

    “啊!”

    一直很能忍痛的徐士晋不禁叫了这么一声。

    “这就是想快点痊愈的代价!一般人承受不了,但我相信你可以的!”叶无忌满怀信心的望着徐士晋说。

    “嗯!继续!”徐士晋回以叶无忌肯定的目光。

    连续被扎了三针后,徐士晋忍得额头都渗出了不少晶莹的汗水。

    “第四针了,也是最后一针!”叶无忌提醒道。

    徐士晋闭上双眼,把头一点,答应道:“来吧!”

    “好的。”应完,叶无忌随即把针刺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