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最强打工仔 > 第二十五章 吴家(六)
    王吕,也就是传说中的五官王,被孟苦一番话是彻底激怒。

    他咬牙切齿的说:“你当自己是什么东西,不过是洛虞手下的一条走狗罢了!今天无非是个你死我活,动手吧!”

    众人被两人几句话暴露出来的信息量轰炸的呆愣住,尤其是吴道子,好似自己信仰破碎了一般崩溃。

    随着两人气势一变,这才发现,孟苦刚才的出手宛如儿戏,一成力都没用。

    而现在光是两人散发开来的鬼气和阴寒冷气,就要将凡人之躯的众人,骨骼压碎,身躯冻成冰块。

    身体上的难以承受的痛楚与精神上濒死的感受掺杂在一起,最先忍受不住晕死过去是吴奶奶。

    注意到那几个凡人生命危急,分神引出几道红雾鬼气,飞到吴凌生几人身上化作防御罩将人护住,至于吴秀忠的死活可就不干她事了。

    孟苦从身旁红雾抽出两柄巨斧,身躯微弓,不过瞬间便如脱弓之箭,化作一道红色流光朝着面前那巨大黑色身影而去。

    而王吕也从手中念珠驱使出上百道黑气,直冲孟苦而来。

    凑近一看,那哪儿是什么黑气,而是数百只狰狞怨灵!

    好一个王吕,除了贪图人界生魂不说,居然还偷偷吞噬了十七层的怨灵!

    怪不得还有跟她叫板的底气。

    孟苦面色不变,抬手便是将冲在最前面的几只恶灵击碎。

    这些灵体被王吕同化吞噬,已经成了他的一部分,失去了自我意识,再无回天之力。

    那些被王吕引以为傲的恶灵们就这样被巨斧一一击碎,王吕面色变得苍白起来。

    三千年前他便不”是孟苦的对手,如今就算有数百恶灵做依仗,竟然依旧不堪一击……

    似乎是觉得巨斧一次只能灭杀一两只,过于缓慢了一些。

    孟苦心念一动,手中的巨斧瞬间化为红雾,又转瞬凝实为一架腥红色的加特林。

    黑发少女面色不改,轻松提起看起来十分沉重的巨型加特林,冲着扑面而来的恶灵扫射过去。

    一阵鬼嚎哀鸣,很快前方便只剩下王吕,空荡的黑色巨影显得孤落落。

    扫荡干净后,加特林便变回红雾,缓慢游走在她的周围,随时待命。

    王吕自我讽刺般笑了一声:“呵,真是没想到啊,我已经以如此手段,吸取了这般庞大的力量,居然还是半分不如你,区区一个不完全的魂体……”

    听到那句‘不完全的魂体’孟苦只是皱了下眉头,什么也没说。

    他从身侧黑雾中抽出一把科技感的巨剑,上面布满古朴的暗紫色花纹,看样子似乎是要拼死一战。

    果不其然,他接着说:“可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活……那我就拼上这条魂,跟你血战一场!”

    “你说错了……应该是,我活,你死。”孟苦冰冷的讲。

    可这时竟然见王吕身后猛然展开一道黑色漩涡门,这卑鄙的家伙竟然暗中偷偷开了传送门,想要逃跑。

    孟苦身边原本流动缓慢的红雾瞬间飞速向王吕扑去,又在半空中逐渐化作一条条腥红铁链的模样,凶煞之气扑面而来。

    眼看着王吕自信的勾起嘴角,往后一倒,便要逃脱!

    分毫之差,孟苦皱紧了眉,黑瞳已然变得一片腥红。

    王吕正是下坠之时,看着还差一段距离的红链,心中以为必然逃脱。

    可却忽然感受到一点点阻力,正是这阻力拖延了一瞬。

    紧紧是一瞬,那扑面而来的迅猛红链令他瞳孔放大,却是毫无反抗之力的被红链捆绑住。

    纵使半条身子已经倒进黑色传送门,还是被强势的红链拉了出来。

    他不甘心的回头看了一眼传送法,只看到一些符箓组成的金黄色阵法。

    回眸之时,看到了那个带着阴阳面具的道士,冲他挥手打招呼。

    王吕:……

    孟苦不担心他会挣脱红链,红莲是自己的鬼力组成,王吕鬼力比她弱许多,拼尽全力也无法撼动分毫。

    显然王吕也是知道这一点,心如死灰的瘫倒在地,偶尔将怨毒的目光看向江灿。

    事情终于结束,孟苦也没打算收回保护,也是困住那几个凡人的红雾。

    听到江灿提醒,才知晓少了一个人。

    转头看向地面上空荡荡的锁魂链陷入沉思,吴秀忠跑了。

    鬼魂可以被锁魂链束缚住,但凡人可不会。

    他虽然吞噬灵体,强行修炼了鬼力,但却也是个凡人,耗费了一番力气便逃了出去。

    刚才孟苦和王吕的战斗场面太大,一时间居然没人发现。

    轻叹了一口气,孟苦直接用酆都电话拨号叫鬼,来收拾残局。

    不过几分钟的时间,一群酆都执法人员便浩浩荡荡的……爬楼层上来了。

    没办法,连接酆都与人间最近的槐树门距离这里还有三百米远呢。

    王吕这厮蔑视三首,不遵守酆都出入法,强行开传送门乱跑就算了。

    他们可是正经的执法人员,当然要走官方通道。

    一个紫色军装的威严中年女人,带着一群各司其职的酆都执法人员进入阁楼内。

    他们来到孟苦面前,那个为首的中年女人看到孟苦面色便柔和几分:“小孟,辛苦你了。”

    孟苦不自在的挥挥手表示没什么,老十殿里她最应付不来的,就是天天用慈爱目光看着她的王露,也就是传说中的那个九殿,平等王了。

    不过现在这个时代早就没人九殿九殿的叫了,大家都是叫她——司法部部长。

    统管酆都法律、新魂判罪等事务。

    王露转眼看向被红链捆绑住的王吕,脸上的慈爱立马被狠厉无情取代,变脸变的那叫一个绝。

    只看见紫色军装的优雅女士抬手挥了挥,身后一帮酆都执法人员迅速四散开来忙自己的事。

    白色工作服的是医者,负责帮受波及的凡人恢复身体。

    黑色西装的是渡魂使,负责给凡人们消除替换今晚的记忆。

    蓝色工作服的是都警,负责保留证据,以及录入笔录等。

    渡魂使们最后再去消除记忆,因为其他的工作需要证人。

    都警们最后用专门的锁具,将王吕的鬼力封印,如此整个收尾工作就是彻底完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