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影视诸天之旅 > 第十四章 手下留情
    其实周寂第一时间并不是听到了对方的声音,而是察觉到了女助理的目光。

    视线扫过两步之隔的单志刚,周寂总感觉哪里不对,但他也没有再说什么,朝对方颔首示意之后,继续我行我素的瘫在座椅上看书。

    只是这一次,他的注意力并没有完全放在书页上,而是暗中观察旁边的两人。

    尤其是那个宛如常人的单志刚。

    盗圣看人第一眼会看哪里?

    当然是最值钱的地方。

    所以周寂在扫过单志刚手腕的时候,就看到了他佩戴的腕绳,红绳当中穿着一只半透明的石头,似玉非玉,看不出具体材质,周寂本想着见猎心喜,偷来把玩几天再还回去。

    可他的目光刚瞄向玉石,就感觉到一种极度的危险从心头闪过。

    危险并非来源玉石本身,而是气血、呼吸如常人无异的单志刚身上。

    是个高手,一个远超他想象的绝顶高手。

    过道另一侧,单志刚不动声色的掏出手机,通过微讯询问秦放有关周寂的事情。

    上周秦放和安蔓去达那旅游的事情他也知晓,可作为秦放最好的朋友,他可从没来没听说过秦放结识过什么‘新朋友’。

    见到单志刚终于还是问起了这件事,事关安蔓秦放心中也有几分犹豫,最终还是三缄其口,只说了顺道搭了一程,当时聊的开心,所以留了电话。

    不善说谎的他语句里满是漏洞,单志刚看破不说破,并没有继续逼问,而是收起手机转头看向周寂,露出爽朗的笑容,和声道:“这位.....仙长,不知是在哪座仙山修行啊?”

    周寂低头看了眼身上道袍,笑道:“我可不是道士,只是留了这么久的头发,剪掉有些可惜,所以穿了身道袍搭配发型罢了。”

    单志刚一愣,没有想到对方这般实诚,话语中满满真诚让他有些不知如何搭话。

    周寂笑道:“刚刚听这位女士说我的机票就是你们订的?难道你们也认识秦放?”

    助理在旁搭话道:“这位是我们单总,秦总的合资人,也是合作伙伴。”

    单志刚这才楞过神来,伸出手道,“单志刚,叫我名字就行了。”

    “周寂。”周寂伸手握了一下,辐射真气覆盖掌心,并没有刻意发力,却感觉真气像是碰触到了一层薄膜,连穿透皮肤表面的辐射扫描都无法做到。

    除了手机信号和飞机广播出现一瞬间的紊乱之外,在场的人都没感觉到丝毫不对。

    辐射的隐蔽性除了特殊仪器以外,几乎无人可查。

    倘若是之前,周寂定然不会用九九还阳内力去试探他人,如今拥有辐射真气,辐射能透过的可感觉大概,透不过的明显异常。

    而眼前这个连辐射也无法穿透皮肤的单志刚,很明显就是异常的那个。

    松开手掌,周寂仿若无事的和单志刚虚与委蛇,而单志刚也在寻找机会想要旁敲侧击古籍的事情。

    两人一路聊到禹杭,看似多年不见的好友,实则对对方愈发警惕。

    “星云阁一定出事了!否则我书架上的书不可能落入旁人的手里,眼前这人看起来并不是苅族,也没有法力的波动,气息绵长倒像是武道一途。”

    下了飞机,单志刚急匆匆的带着助理离开,喃喃低语道,“不行,我得悄悄回苍城山一趟......”

    “替我订一张去苍城山的票,越快越好。”单志刚在接机口脚步一停,转身就想往回走。

    由于生意上的原因他前些天一直在苍城山处理事情,一待好几天,从未想过回故居看一眼,如今猜测星云阁出事,一时失态,神色也不再如平日冷静沉着。

    我们不是刚从苍城山回来吗?怎么又要回去?

    女助理一脸茫然的看向单志刚,下意识的想要去排队买票,可在接机口等待周寂的秦放一眼就看到堵在路中间的单志刚,面露惊喜的招手道:“志刚!这里!!”

    “秦放?”单志刚恍过神来,秦放已经一个熊抱把他抱住。

    “哈哈,你不是说过两天才能回来吗?我就知道你突然问我有关周寂的事情,肯定有猫腻!”秦放开心道,“居然真是同一班飞机,看来你们也已经见过了吧?”

    “怕赶不上你和安蔓的订婚,所以就提前把事情处理完了。”单志刚见到秦放,心中也随之一暖。

    自从吞下九眼天珠恢复青春以来,他一直以单志刚的名字活着,朋友不多,秦放是最为要好的一个。

    逐渐冷静下来的他转身看向从接机口不急不缓走出的周寂,眼眸中精光闪烁,暂时压下了回到苍城山的决定,想着先窥清此人的来历再做决断。

    在路上,秦放再次向周寂和单志刚相互介绍了对方,从秦放口中,周寂得知安蔓这几天还在确认订婚的具体细节,就连秦放也是临时抽出时间来机场接的周寂。

    “对了,你让我帮你找的贾家后人,已经查到线索了。”秦放突然想起一事,透过后视镜瞥了眼周寂,神色有些复杂,犹豫许久,方才艰难的开口道,“贾三有一个孙女,名叫贾桂枝,早年离开达那一直在外地打工,十年前定居青山,与人结婚......”

    周寂眉头微皱,抬头看了秦放复杂的眼神,不明所以。

    “她的丈夫,就是赵江龙....”

    “赵江龙!”周寂回想到达那那个不惜对自己插刀也要将九眼天珠藏在体内的家伙,表情也有些惊讶。

    如此看来,赵江龙想要九眼天珠并不单单只是为了钱啊。

    答案很可能就是在这个贾家后人的身上。

    周寂记下秦放查到的大体位置,感谢道:“谢谢你,帮了我一个大忙。”

    毕竟是救命的恩情。

    秦放虽然不会提起,但会永远记在心里,笑道:“那过两天订婚宴上,可得好好喝一杯。”

    不是所有人都有七公主一样的气魄,对人说出‘我酒量二两,陪你喝,舍命!’这样的豪言。

    周寂只得从心道,“感谢归感谢,我酒量真不行,到时手下留情,手下留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