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唐:开局成了公主驸马 > 第三百六十一章 西华法师成玄英
    崔家、郑家、卢家三家人,开始和太原王家互相伤害。

    从文斗,逐渐演变成了武斗。

    自家地盘里面,也开始清场。

    把对方家里的商人、地主、富户,全都驱赶出境。

    驱赶走了还不算,官府方面在几家人的授意下,也开始不断施压。

    总之就是双方你咬我一口,我咬你一口,互有胜负。

    打来打去的,除了陇西李家这个国姓之外,其余两家也不知道为什么,也参团了。

    你来我往的,斗得简直比云龙兄打得平安格勒战役还热闹。

    赵郡李氏挺有意思,他们家参战的理由是:不管是谁来诋毁中原五大高门士族,我们赵郡李家都要帮帮场子。

    说好听点儿是帮帮场子,说不好听的就是一个搅屎棍子,最后还彻底把陇西李家也给拉下水了。

    五姓七望,七大门阀氏族内斗,最终苦了的还是百姓。

    高士廉敲响了长孙无忌的府门,严厉的批评了长孙无忌老同志之后,这位老同志以关陇门阀之首的身份,给每家写了一封信,书信里面言语犀利,叱责批评……

    随后,形势也就逐渐明朗了,打的正上头的几家人,突然思维也清晰了,几家人聚了一次餐之后,才发现,万恶的根源全都在那个秦氏余孽身上。

    清醒之后,事情就好办了,大家握握手,言和了。

    但这一次争斗,更是确定了在关陇社团里面,七大堂口之中,太原王家堂口实力第一的地位,3V1王家居然没有败,至于王士达,充其量算是壮士断腕。

    而长孙无忌,名义上还是七大堂口选举出来的首领,关陇社团的带头大哥。

    长孙无忌在信里说的很明确,你们在这么闹下去,朝廷就回有借口派兵,维持关陇秩序,程咬金还没回安北都护府、秦长青的大仇还没报,你们想死我不拦着你们。

    一时间,五姓七望的家住们立刻夹起尾巴做人了,一封封认罪的奏疏,纷纷上疏到朝廷。

    王士达这个分支,就成了替死鬼,不管是什么事儿,全都推到了王士达的身上,并且太原王家还表示,已经把王士达这个分支,从家谱中除名了,王家的家主更是向皇帝请罪,让皇帝责罚。

    一封信,就让五姓七望全都做出来这么理智的决定,老李的心情也很不爽,秦长青之前说的“外戚”这两个字,更让老李如鲠在喉。

    但好在,有人替李承乾背了黑锅,老李也不能继续对五姓七望动手,真的撕破脸,五姓七望肯定会把李承乾给推出台面。

    事情至此,王士达一家百余口的命,也算是给清河公主、程铁柱一个公道,给百姓、朝廷一个公道。

    大理寺裴俊,也在事情结束后上疏,理清了前因后果,就此结案。

    小清河封地,成为京师重地,凡五品一下官员,禁止入内。

    不仅长安城,就连关陇也在这一瞬间艳阳高照,准备迎接新年。

    腊月二十三。

    小年,扫尘祭灶。

    李淳风在钦天监举行了祭天大典,西华大法师成玄英,恰好路过京师,亲自主持祭祀。

    李世民把这次祭天大典的主题,定义为——民、心!

    值得一提的是,民心二字是分开的,由孔颖达带领十余名大学士,亲自撰写诰天文书。

    其中,强调大唐未来的五年的国策,是轻徭役、减赋税,未来五年之内,彻底免除农税,并且又说了一遍永不加赋!

    长安周报,全程记载复述,并把连续三期的报纸,都刊登关于国策的事情,并下发到各地州府,朝廷内部官员用报纸,也是如此。

    啧啧啧……

    秦长青坐在家,喝着茶看着报纸,对老李佩服的是五体投地。

    临近傍晚,秦府来了两位客人,一个是八十多岁的老者,另外一个李淳风。经过介绍,那名老者就是西华大法师成玄英了。

    秦长青是受宠若惊,要知道成玄英是唐朝最有成就的老道了,也是历史上记载的为数不多的道教真神之一。

    备了一桌酒菜,其中以绿菜居多。

    对此,成玄英还是很满意,他不喜欢什么大鱼大肉。

    李淳风在吃酒的时候,就时不时的把话题往秦长青的面相上引导,可成玄英就是不接招。

    秦长青咬牙切齿的瞪着李淳风:妖道,老阴比,你们全家都是死绝了的面相,老子请你吃酒,你让活神仙给老子看相,你几个意思?信不信我让李银环抓了你,把你杖毙在游骑卫?

    酒喝了一半,或许是被李淳风给烦的,成玄英清了清嗓子,“淳风,这世上的面相千万,很多不能用常理去考量。”

    “还望师叔明示!”

    李淳风立马来了精神,秦长青这面相就是短命相,可偏偏短命之下还带着大富大贵、善始善终,你说你气不气?

    成玄英用手指在桌子上画了一个圈:

    “从起点、到终点,说白了,还是原来的那个原点。

    淳风,你虽然博学,却只知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而不知道决死之境后,必有大任!

    长青这种面相我在一些画像里面见过两次,一个是新王朝的王莽,另外一个是光武帝刘秀。”

    说完,也不在理会李淳风,从怀里掏出来一面巴掌大的铜牌,递到秦长青的手里,“长青,我不能收你做弟子。我替我的恩师,收你做一名记名弟子,咱们以后师兄弟相称吧!”

    完犊子了,被拆穿了!

    大穿越者王莽、位面之子刘秀都搞出来,秦长青不相信成玄英看不出来他,站起身对着成玄英一躬身,“师兄在上,受师弟一拜!”

    “你的一拜,我受不起。”

    谁知道,成玄英却起身躲开了,“这面令牌是蜀中青羊宫的掌教令牌,也是我的恩师对我授业之地。

    你俗世很多,不能兼顾道务,日后就挑选一人,作为青羊宫的掌教。我会让淳风给各地发放通告。

    未来道家有难,还望师弟伸一伸援手!至于辈分的话……孙思邈也是你师兄,基本上全国各地的道家掌教见到你,都会尊称一声小师叔!”

    “谢,师兄!”

    “长青,前几日我梦见太上老君降临骊山,就在骊山西绣岭第三峰顶。”

    “师兄放心,我会给朝廷上疏,在第三峰顶,建立道观,但还请师兄赐名!”

    “呵……”

    成玄英笑了,开始上下打量秦长青,带着一点儿期待,“你觉得,叫什么名字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