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闲春 > 0101 城东书坊
    酒能不能消愁,沈昊不知道,他只知道,面前的这个男人,是真的很需要买醉,或许醉了也好,醉了就什么都不用想了。

    于是沈昊便陪着这高子赋喝到了大半夜,两人一直都没有交谈过。

    沈昊就只是单纯地坐在那儿,看着他,他也好似拿他当个不存在的人一样,自顾自地喝他的酒。

    酒喝得没有时,沈昊就让小二拿来或是自己直接去柜台里拿,他也没有劝过他。

    直到这高子赋再也喝不下去,趴在桌上醉昏了过去为止。

    然后沈昊便坐在那儿,看着他醉死的模样。

    他没经历过情爱,不知道一个男人,当真爱上一个女人时,会是会么样子的心情,可是看着这个高子赋,他却是没法不为他而动容。

    他的事迹,在京城的世家中,几乎是人人皆知的,有人说他傻,这样的出身明明可以有更好的选择,却偏偏为了一个女人放弃了一切,可也有人羡慕他,说他有这样的胆气,冲破世俗之见,坚持他自己的活法,是多么的清醒。

    可这样一种深沉专注的爱,爱上而不得,到底对一个人来说是福还是祸?

    心里有爱的人,哪怕知道她不属于自己,也会为她的幸福而感到安心,直到这个人死了,他的心也跟着去了,这样放弃一切,值得吗?

    客栈里连店小二都已经趴在柜台上睡着了,就只有沈昊一个人清醒地坐在那儿。

    沈昊就这样看着这高子赋,然后他站了起来,走过去将他弄上他的背,他背着醉死的他,将他送他回了他的客房去。

    给他盖上被子时,这高子赋嘟嚷了一句什么,沈昊没听清,但他知道,这一定是个女人的名字。

    他叹了一声,回头看着这屋里,横七竖八地丢的都是一地的酒壶。

    他再回头看着这高子赋,然后再叹了一声,蹲下来就将那些地上的酒壶都替他收拾了干净。

    第二天,雪下停了,这是个晴朗的天气。

    沈磐昨晚喝了药,又得到了女儿的原谅与宽慰,心里也觉舒朗多了,身体也觉好些了。

    他打开房门,在房门外伸展了一下双手,然后便是走到大堂去吃早餐。

    只是等他走到大堂时,却忽然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

    沈鸿已经早早地坐在了那儿,点了一些早餐来吃,可是与她一起坐的,不仅有袅晴,还有一个小女孩。

    他不禁觉得奇怪,沈鸿脸上的笑容很是温柔,照顾那个小女孩时,就像在照顾她的妹妹一样。

    他环顾了一下四周,除了她们这一桌起得较早的客人之外,并没有其他的客人,那这小女孩的家人,都在哪儿?

    沈鸿抬眼看见了沈磐,便是也含笑站了起来叫他:“爹,您醒了,过来这儿坐吧。”说着便是走过去扶他。

    沈磐心里宽慰,也高兴,于是由着女儿的搀扶也随着她坐下。

    苏稚看着这沈姐姐的爹,神色有些紧张拘紧。

    沈磐见了,便与这小女孩温和地笑道:“不用害怕我,我是你沈姐姐的爹,你叫什么?你的家人呢?”

    苏稚眼眶微微红了红,她看着沈姐姐和袅晴姐姐,然后垂下了眉,抿紧了唇没有说话。

    沈鸿便凑过去搂了她一下,然后与沈磐说道:“爹,她叫苏稚,我们是朋友,她刚好也是要去京城的,所以我想和她一起走,您看可以吗?”

    沈磐见这小女孩被他的一句话就弄得眼眶红红了,虽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可也知道勾起了人家的伤心事,于是也不再问了。

    与沈鸿说道:“那自然是可以的,来,我们一起吃早饭吧。”

    沈磐便叫了小二哥过来,再点了几个糕点和稀粥类。

    沈鸿和袅晴便低着头安慰了苏稚几句,直到苏稚又重新振作起来,勉强露出了一点笑容,与她们一起用餐。

    沈磐没有怎么说话,而是观察着这女儿与这小女孩,看见女儿这般懂事,他的心是真的又欣慰又酸楚。

    四个人就这么坐着算得上温馨地吃完了一顿早饭。

    然后沈磐便坐在那儿看沈鸿和她们说话,等时辰都差不多了,见沈昊还是没出来用早餐,也是奇怪了,便跟沈鸿说了一声,自己让小二哥带路去了沈昊的房里。

    沈昊刚睡着没多久,被他爹的敲门声吵醒时,还是有些犯困。

    他去开了门让他爹走进来,沈磐看着他,有些意外地道:“这眼睛怎么这么多红血丝?昨晚没睡好,还是也感了风寒?爹还是让人去请个大夫给你看看吧。”

    沈磐说着便是想走出去叫人,沈昊连忙回过头去叫住了他:“爹,不用了,我这是不够睡,您让我多睡一会儿就没事了。”

    沈昊说着便是又一把趟回到了床上,闭着眼睛拉了被子便睡。

    沈磐叹了一声,走了过去坐在他的床边,看着这个也同样是很懂事的儿子,他好一会儿都没有动静。

    他被谪的那三年里,他已经听管家说了,他变得成熟稳重了很多。

    可那天,他打了那郑王府的世子,他是下了重手去打他的……他感到愧疚地伸手给他轻轻掖着被子。

    沈昊感觉到了,尽管很困,可还是睁开眼看着他爹。

    沈磐笑道:“身上的伤是好了,可你心里还在怪爹打得你重吗?”

    沈昊便看着他笑了一笑:“我都没有怪过您,哪来的‘还’?”

    “为什么不怪呀?”沈磐笑道,但眼里看着他却是包含了很多的情绪。

    沈昊便笑了一笑,缓缓说道:“我确实是有错呀,你打我也是要为了给郑王府一个交代,如果当天你没有打我打得那么重,那皇上那儿怎么交代?我明白你的意思,从来就没有怪过您,您别多想了,我永远都不会怪爹您。爹您辛苦了。”

    沈磐笑了,笑得满眼都被泪水给蒙胧了,他伸手拭了又拭,却又有源源不断的泪水流出来。

    沈昊就只是微微笑着看他。

    其实他心里也有很多的事情,只是一直得不到他娘的理解吧,从前他不懂,现在他懂了。

    身为男人,身上需要承担很多的责任,这些责任,方方面面的,不可能每一样都做得很全面,也不可能得到每个人的理解,像他爹这样,手心也是肉,手背也是肉,真是左右都为难。

    沈磐拭了泪说道:“我也不知道,你跟你姐姐,这般的懂事,到底是好还是不好?但总归的,你们都是好孩子,爹这心里,算是宽慰了。”

    沈昊笑了笑,伸手拍了拍他的手,便又合上了眼睛睡去了。

    沈磐看了他一会儿,然后轻轻站了起来,给他轻轻地关上了门。

    沈昊一直睡到下午才醒过来,醒过来以后当然就是肚子会饿了,所以他第一件事便是打算去大堂里吃饭。

    打开了客房的门,却见外面,沈鸿正和那个小女孩在光秃秃的树底下堆着雪人。

    虽然那小女孩并没有发出爽朗的笑声,但在沈鸿的陪伴下,她的脸上却是也开始显露出了一些笑意。

    沈昊看着这一幕,也是微微笑了一下,然后他走了过去,拾起了一根干树枝,便在地下画着些什么。

    沈鸿和苏稚便停下了她们手里的动作,而愣愣地看着他。

    沈昊没一会儿便画好了。

    沈鸿和苏稚便皱着眉头好奇地看过去。

    原来是两个简单的人形,却是手拉着手,脸上的神情看得出来在笑。

    原来这画的,是她们两个呀。

    沈鸿一时有些意外,看着沈昊,沈昊朝她们笑了笑,又继续弯下腰去画,这一次,在沈鸿的旁边,却是画了另一个他自己。

    沈鸿更是意外了,而一看时着沈昊,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苏稚看着这温暖的画,却是微微笑了,眼里有些热泪,她的心里依然会痛,依然会感到难过,但她看着这画,感觉到了他们的善意与温暖,她知道,她并不孤单,虽然她真的很想她娘。

    高子赋从打开的窗户中看着外面的那个人。

    明明昨天,她还在那里伤心地大哭呢,可今天,她居然还会笑了。

    他也勉强笑了一下,然后仰头倒了口酒喝。

    喝完以后,他跟自己说:“好了,从今天开始,我也要开始振作起来了,不然怎么去照顾这个心思敏感的小孩呀?总不能让她时时看见,我还在难过吧?好不容易才看见她笑了,难道我还要勾起她的伤心?我总不能连个小孩都不如吧。”

    他自嘲地笑了一声,然后看着手中已经又被他喝空的酒壶,随手放在了窗台上。

    又是新的一天了,他抬头看着这晴朗的天空,在心里跟自己说道,也是跟她说道。

    京城,城东书坊里,人来人往,热闹得很,到处都是吆喝着有新书的声音。

    顾云识和施戈带着秦绮正在这些五花八门的书坊走过。

    到处都摆卖着很多类别的书给人挑选,当然了,这里面最多的,永远最热门的,都是那些供人娱乐消磨时间的话本子。

    顾云识指着这一个个书坊跟秦绮说:“看见这几家店没有,其实他们都是一家店,背后的老板都是同一个人,这里面的竞争很大,情况也很复杂……”

    秦绮边听边思虑,眼神也经常在那些话本子上掠过,有时她也会捡起两本翻开来瞧瞧。

    这里面,也有有插图的,也有没有插图的,但当然的了,有插图的书,会更受欢迎一些。

    秦绮一边翻着,一边思索着。

    而顾云识见她又不像是来买书的,倒像是来视察情况的,便也有些好奇了:“话说,二婶,您让我带您来这城东书坊到底是想干什么呀?难不成,您还有很多像《西厢记》那样好的剧本?打算出书?那不如先拿出来,让我先一睹为快,然后我也可以给您提些意见呀!”

    秦绮看着这书呆子,笑了笑,十分好说话地道:“好呀,等回头我弄好了,就先给你看。”

    顾云识和施戈都没想到,今天这二婶居然这么容易就答应了,而且她还真的是还有其他的好剧本,这对于缺好书看的顾云识和施戈来说,实在是意想不到的惊喜。

    两人在那里乐得就差欢呼出来了,因为他们两人都知道,这个二婶,她不一般,能拿得出手的,都不是什么劣质的。

    三人从热闹的人群中走过。

    韩沐刚好从店里走出来,与这三人刚好擦身而过,只是他顿了顿,然后又回过了头来,看着前面走过去的那三个人。

    “少爷,怎么不走了?”他的小厮马远见他停下了,也是有些奇怪了。

    韩沐看着那前面的那个女人,不知道为何,刚才擦身而过时,他只看了她一眼,但却被她脸上那种清醒而又通透的神色所吸引了,很少有女人,会给他这么特别的感觉。

    “那三个人,你见过吗?”他皱着眉头问道。

    因为他很清楚,他自己并不是个很容易会为一个女人分去精力的人,所以一旦这种感觉出现时,这个女人就一定不一般。

    “哪三个?这到处都是人呢!”马远望了望,也不知道他指的是谁。

    这时从店里又出来了一个中年人,这便是书坊里的掌事方儒,见少东家站在门前,他便上来笑问道:“少东家,这是在看什么呢?”

    韩沐一见了他,便笑道:“来得正好,看见前面那三个人没有,中间有个很标致的女子的,你见过他们吗?”

    方儒便张眼去望,一见了那指着的三个人,便是笑道:“认得,这是英国公府的小二爷,经常带着他的小厮来这里买书,我们这里的人都认得他们,也不敢得罪他们。”

    韩沐倒是有些意外了,英国公府的?

    “那他们两人中间的那个女子呢,也是英国公府的吗?”

    方儒便又仔细再瞧了瞧她的容貌,然后摇头说道:“这个,我就不认得了,但想来,能得到这英国公府小二爷陪伴下来购书的人,也不是什么普通人,而且,看这个发鬓的打扮,也是个已经嫁了人的妇人了,我看少东家还是不宜多看。”

    韩沐听了愣了一愣,他刚想说话,可那标致的女子却是忽然转过了头来看着他们了。

    这个女人,好警醒呀,隔了一段距离,还有这么多的人,可她居然还能察觉到。

    韩沐和方儒都不由有些意外,看来,这个女人,真的是不一般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