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只是个粉丝 > 第一百七十三章 谁不是第一次?
    面对着金母的质问。

    简阳动作僵住,脸上也同时露出了一丝尴尬而又有些僵硬的微笑,道:“如果不出意外的话,阿姨刚刚说的那个拱了您家白菜的猪,就是我了!”

    大型社死现场。

    半晌。

    简阳和泰妍坐在一起,盯着面前固定好的手机,脸上满是乖巧的笑。

    模样简直是要对温顺有多温顺。

    看的旁边的zero眼神中满是疑惑的歪着头,摇着尾巴,似乎在思考着这还是不是刚刚跟自己吃饭的两人?

    视频对面。

    金母也是紧紧盯着两人,一双眼睛在两人的脸上,身上,来回扫视,妄图发现一些刚刚两人并为交代的蛛丝马迹。

    很快,不知想到了什么,轻轻的叹了口口气:“你们已经恋爱了十多年,中间分手了一次、最近才重新复合的?”

    “是。”

    简阳开口,似乎有种坦白从宽的心里,声音铿锵有力。

    一旁,泰妍都被吓了一下,下意识捶了简阳肩膀一拳,随即皱着鼻子道:“妈,不是都已经交代了嘛,你怎么还要问一遍啊?”

    “自家的白菜被......”

    金母刚要开口,却瞬间反应过来,道:“我家的小棉袄都去给别人穿上了,还不能让我问一下?”

    “当然能。”

    像是被点卯的士兵,简阳会的很真挚,很热血,在又被泰妍拍了一下之后,这才悻然笑了笑,不过还是道:“阿姨,您就放心的问吧,我保证知无不言。”

    “真的?”

    金母目光狐疑的在两人脸上扫过,很快,点头道:“那就好,我可真的要开始问了?”

    “您就问吧。”简阳点头。

    “你们重新在一起的时间是什么时候?”

    “就是泰妍公开恋情的那天。”

    “谁追的谁?”

    “当然是泰妍......嘶!”

    一说到这,简阳脸上刚刚要流露出些许得意,毕竟身为一位被少女时代队长金泰妍倒追的男人,得意难道不是最基本的反应?

    只是刚要开口,却忽然感觉腰间的软肉传来一阵剧痛,顿时反应过来,连忙改口道:“是泰妍在我苦苦的哀求下,最终才答应跟我在一起的。”

    “是这样吗?”金母的眼神移到了泰妍的身上,简阳也转头看去,却发现泰妍闻言后,羞涩的垂下了头,然后极小幅度的点了点。

    “还能这样?”

    简阳惊愕。

    金母倒是满意的点头,继续道:“还有,你现在是干什么工作的?”

    “我。”简阳刚要开口。

    “妈,姐夫现在也是明星,唱的歌可好听了。”金夏妍在一旁笑道。

    “歌手啊。”金母下意识看了看泰妍,很快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那收入应该还不错。

    简阳则是张了张嘴,不过却没能发出声音。

    歌手?

    自己的歌听说最近确实蛮火的。

    应该.....算是吧?

    但之前的职业难道不应该是演员?

    毕竟刚签约就接的第一部戏。

    可现在这主持人的身份......

    算了,不想那么多了,只要丈母娘开心就好。

    额....虽然是未来丈母娘。

    “妈,我们家里哪里需要谈论这种事情啊。”

    泰妍不满的嘟囔道:“又不缺钱,生活难道不是只要开心就好?”

    “你这孩子,我问这些事情不是为你好?”金母满是恨铁不成钢的瞪了泰妍一眼。

    讲道理,听着泰妍霸气的话,简阳顿时感觉自己膝盖一软。

    差一点就不想努力了。

    不过好在,一想到卡里面还有电视剧加上两首歌的余额,心中又有了些许底气。

    简阳憨笑道:“阿姨,您就放心吧,虽然我现阶段赚的没有泰妍多,但是生活什么的,还是不成问题的。”

    “女大不中留啊,算了,不问这些东西了,那就问点别的吧。”

    金母感叹了一句。

    但其实也是因为没有什么可问的了。

    还能问什么?

    钱?

    泰妍像是缺钱的样子吗?

    人?

    仔细看了看,简阳的身材长相要说是不满意,那绝对是在故意刁难。

    除此之外,还能有什么要问的?

    也只能问......

    想着,狐疑的在两人身上扫视,道:“你们两个.....算算时间,也认识了两个月了,发展到哪一步了?”

    “我们.......”

    简阳还以为按照之前的节奏,刚要满脸微笑的开口回答,待到脑子反应过来的时候,笑容顿时一滞。

    一旁,泰妍却是道:“妈,你问这事干什么,这是丈母娘该问的事情吗?”

    “妈问这事怎么了?”

    金母出乎意料的瞪眼道:“你自己多大岁数了你不知道?”

    “还以为自己是小姑娘呢,现在应该坦然面对这种问题了。”

    “金泰妍,你不小了,看看你哥哥孩子都多大了?”

    “我还指望你能给我报个外孙子回来呢。”

    “我才多大,就不小了?”泰妍哭笑不得道:“还有,妈,哪有你这么着急的啊?”

    “还是着急点好。”

    金母嘟囔道:“省的你自己天天心里没个数,还像是小姑娘一样,到处撒欢。”

    “妈。”

    泰妍将巴掌大的俏脸伸到了摄像机前,撒娇道:“您看看您姑娘,不比小姑娘长得嫩多了?”

    “去一边去。”

    金母嫌弃道:“别挡着我看看你对象,你这脸我早就看够了。”

    简阳:“......”

    这就是凡尔塞的滋味吗?

    被凡到了啊!

    “躲开就躲开。”泰妍重新坐回沙发上,不满的撇嘴道:“全世界认识我的人,也就你嫌弃我。”

    这时,金母却是像忽然想起来了什么一样,恍然道:“不对吧,按道理来说,你们所在的地方现在应该是深夜,然而......”

    金夏妍接话道:“准确的说是夜里十一点半,啧啧,孤男寡女......”

    说着,看着两人身上的穿着,终于反应过来之前哪里有些违和。

    “呀,金夏妍。”

    泰妍不满的大喊了一句,很快,一副我不装了,我摊牌的样子道:“是啊,没错,我们这两天就是住在一起的,要不是您好的电话,我们都已经睡觉了。”

    话音落下。

    安静。

    死一般的安静!

    金母表情愣住。

    简阳下意识拽了拽泰妍的袖子,却被泰妍一把甩开。

    只是很快。

    金母脸上忽然浮现和蔼的笑:“是妈不好,妈错了,这就挂电话,你们两个赶紧睡吧,还有,别忘了有时间回家来看看啊。”

    说着,就要挂断电话。

    “真的是,哪有您这样的啊。”泰妍哭笑不得道:“简阳第一次面对丈母娘,也不怕吓着人家。”

    “我还是第一次面对女婿呢。”

    随着嘟囔声音传来,视频也在同一时间挂断。

    只留下沙发上,哭笑不得的泰妍跟愕然的简阳面面相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