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在莽新造反的日子 > 第0226章 项羽觉得不公平
    刘俊感受到鱼禾流露出的失望,一脸尴尬。

    没有惊世之才,那也不是他的错。

    将帅之才,本就世间少有,可以说是万里挑一。

    他就是个寻常人,能在早遇了坞堡以后,想到用阴识教的法子,就已经很不错了。

    鱼禾看到刘俊脸上的尴尬,意识到自己失态了,他干咳了一声,“你们下去准备,晚上试试,看能不能用草人佯攻。”

    刘俊听到这话,如蒙大赦,告罪了一声,立马逃离了大帐。

    相魁在刘俊走后,挠着头嘿嘿直笑,他看出了刘俊的窘迫。

    鱼禾白了相魁一眼,“有什么好笑的,你还不如人家,人家好待能用脑子对敌,你呢?遇到了敌人就只知道蛮干。”

    相魁毫不在意的笑道:“爹娘没给那个脑子,我也没办法。”

    鱼禾被相魁给气笑了,“自己不学无术,也是爹娘的错?以前你们没机会学,现在我让阴识去教你们,你们还没机会学?”

    相魁笑着道:“阴先生教的东西太深,兄弟们学不会。”

    鱼禾瞪了相魁一眼,骂道:“你还好意思笑?滚下去给刘俊帮忙。”

    相魁抱拳答应了一声,大步流星的离开了大帐。

    “这厮没救了……”

    鱼禾在相魁走后,无力的吐槽了一句。

    相魁和刘俊离开了鱼禾的大帐,一直忙活到傍晚,将所需的东西准备齐全。

    入夜以后。

    刘俊就带着狼营的将士,顶着巨盾,巨盾上绑着草人,气势汹汹的向味县县城杀去。

    什么军前叫阵、战前通禀之类的,一概没有,说打就打。

    军前叫阵、战前通禀、选定战场大家摆明车马对垒,那都是春秋战国前期的事情。

    当时列国诸侯王皆是周室之臣,打仗也要讲礼讲规矩。

    所以才会有军前叫阵、战前通禀、或者摆明了车马对战。

    甚至,有时候,两国国君会高坐在战场边上的高处,一起观看自己手底下将士的发挥,兴致高了还可以赌一手。

    春秋战国后期,打仗就没那么多规矩了。

    越往后,规矩越少。

    到了汉朝,什么规矩都没了。

    只要能赢,什么手段都能用。

    随时随地都能发起进攻。

    “砰砰砰……”

    厚重的战鼓声,直到狼营的将士摸到了味县县城一里外的时候才响起。

    城内的庄氏领兵之人,早就做好了夜间迎敌的准备。

    在战鼓声敲响的那一刻,县城的城墙上就燃起了许多火把。

    火把的亮度有限,勉强照亮了城墙内外。

    狼营的将士在庄氏兵卒眼里,就是一道道灰蒙蒙的影子。

    灰蒙蒙的影子数量不少。

    庄氏领兵之人不敢冒然出击,所以就让庄氏兵卒按兵不动。

    一直等到狼营的将士进入他们的射程以后,才下令让庄氏兵马用弓箭驱敌。

    密集的弓弦声。

    密集的破空声。

    一道道箭矢如同雨点一般落下。

    狼营的将士放慢了脚步,一个个躲在巨盾后面,感受到有箭矢落在巨盾前的草人上以后,就会哀嚎一声。

    县城内的庄氏兵卒足足放了三分之一的箭矢,终于将狼营的将士们给逼退了。

    狼营的将士退出战场以后。

    刘俊就兴冲冲的跑到了鱼禾的大帐内,“主公,短短半个时辰,我们不费一兵一卒,收获了近一万支箭矢。

    赶天明之前,我再冲他几次,就能将味县县城内的箭矢掏空。

    等明天天亮以后,我们就能用敌人的箭矢,对付敌人。”

    鱼禾端坐在大帐正中,赞许的点点头,“那就继续……”

    刘俊兴奋的点点头。

    刘俊出了大帐,让手底下的将士们收拢了草人上的箭矢,然后带着箭矢再次出发。

    一晚上,刘俊跑了足足四趟。

    前三趟均有收获。

    第四趟的时候,庄氏领兵之人似乎察觉出了不对,并没有再让庄氏兵卒放箭,反而让庄氏兵卒将狼营的将士方到了城墙下,以滚木、巨石应对。

    刘俊吃了一个不大不小的亏。

    天亮以后。

    刘俊再次出现在鱼禾大帐内,有些不甘的叫道:“可惜,未竟全功……还折损了一些兄弟……”

    鱼禾淡淡的道:“人家又不傻,你一晚上跑了四次,人家肯定察觉出了猫腻。所以未竟全功,在情理之中。”

    说到此处,鱼禾脸色微微一沉,道:“倒是味县内出现滚木、礌石,让我觉得意外。汉家的东西,汉家的兵马还没全部配备上,滇人倒是先用上了。”

    相魁哼了一声道:“肯定是那些发配到此地的汉官教给滇人的。”

    鱼禾冷着脸道:“汉奸都该死!”

    刘俊和相魁赞同的点头。

    鱼禾冷声道:“吃过饭以后,你们带人去破城。破城以后,先杀他几百人立立威,再纳降。”

    “喏!”

    刘俊、相魁一起抱拳。

    鱼禾吩咐人将早饭送到了大帐,三个人简单吃了一点。

    刘俊、率领着虎贲军的将士杀向味县县城。

    加紧赶制的云梯、投石车、楼车、攻城凿等物,一并用在了战场上。

    大战一开始就打的十分火热。

    虎贲军的将士们有云梯、投石车、楼车、攻城凿助阵。

    庄氏藤甲有脏箭、滚木、礌石、金汁等物助阵。

    双方杀的你来我往,在味县县城下战成了一团。

    庄氏领兵之人用兵老道,刘俊、相魁两鼓之内没有攻破味县。

    还好他们手里的箭矢被刘俊抽了个七七八八,虎贲军的将士们损伤不大。

    第三通战鼓敲响的时候,相魁亲自推着攻城凿上阵,破开了味县的大门。

    门破了以后,虎贲军将士顺势杀了进去。

    城内的庄氏兵马,仅有三成降了,剩下的负隅顽抗,死战到了最后。

    刘俊将清剿残敌、打扫战场的事情交给了相魁以后,亲自押解着庄氏领兵之人到了鱼禾的大帐。

    庄氏领兵之人是一个中年汉子,名叫上官绉。

    见到了鱼禾以后,一脸倨傲。

    “我之所以败给你,不是因为我不如你。而是因为我手底下领的兵是滇人。”

    鱼禾上下打量了上官绉几眼,淡淡的道:“输了就是输了,哪来那么多借口?”

    上官绉冷哼着道:“滇人难以约束,我下达的军令他们并没有全部遵从,不然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

    鱼禾鄙夷的道:“依照你的说法,项羽兵败乌江的时候,是不是该埋怨汉高祖没给他一个公平决斗的机会?

    若是一对一决斗的话,勇冠三军的项羽肯定也不会输。”

    上官绉又羞又怒,“你!”

    鱼禾没有再给他说话的机会,他吩咐道:“带下去,砍了脑袋,给庄氏送去。”

    刘俊应允了一声,押解着上官绉离开了大帐。

    没过一会儿,刘俊就提着上官绉的脑袋回到了大帐。

    鱼禾吩咐人准备了一个盒子,将上官绉的脑袋装进去,然后派遣斥候给庄氏送去。

    上官绉的脑袋送出去没多久。

    相魁已经清理好了味县县城,赶到大帐内请鱼禾入城。

    鱼禾并没有答应。

    鱼禾就在大帐内等着,一直等到入夜时分。

    一队上千人的兵马出现在了味县县城外。

    为首的是一个头插翎羽的壮汉。

    壮汉见到鱼禾,跳下马背,笑哈哈的道:“鱼将军和庄氏一战,真是让我等大开眼界啊。”

    鱼禾淡然笑道:“只是几个贼人而已,不值一提。未请教?”

    壮汉道:“我叫安仁,滇王是我王兄。”

    鱼禾拱手道:“原来是安仁殿下,鱼某有礼。”

    安仁浑然不在意的摆了摆手,“什么殿下不殿下的,都是虚的。只有拳头和兵马才是实的。”

    鱼禾赞同的点着头道:“殿下说的在理。”

    安仁突然板起脸,道:“别叫我殿下,叫殿下就见外了。”

    鱼禾愣了一下。

    不等他搭话,安仁自己先笑了。

    “你是我王兄请来的贵客,到了滇国,就像是到了自己家里一样,别那么客气。”

    说完这话,安仁熟络的凑到鱼禾面前,感叹着道:“你和庄氏的人大战,我看的是目瞪口呆啊。

    你说说,你们汉人脑子是怎么长的,怎么打起仗来那么多门道。”

    鱼禾和庄氏一战,确实让安仁长了见识。

    往日里,安仁带兵作战,那都是摆明了车马,跟人硬碰硬,拼的就是谁实力强,谁拳头硬。

    他的敌人大多也是如此。

    鱼禾和庄氏一战,展现出的智慧、谋略、斗志、斗勇,让他看的目瞪口呆。

    他在观战的时候,脑海里曾经无数次浮现出‘原来仗还可以这么大’的话。

    如今鱼禾和庄氏的战事有了结果,他也不需要再藏在暗处了。

    他可以光明正大的走到鱼禾面前,向鱼禾请教仗该如何打。

    鱼禾谦逊的笑道:“安仁殿下说笑了,只不过是寻常的一些手段而已。”

    安仁惊叫道:“寻常的手段都这么厉害,那不寻常的手段岂不是更厉害?”

    安仁拉着鱼禾往帐篷里走,一边走一边叫道:“快跟我说说,你有什么不寻常的手段,用起来有多厉害?”

    鱼禾力气没安仁大,只能被安仁拉着,进了大帐。

    到了大帐内,坐定以后。

    安仁就迫不及待的道:“快跟我说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