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唐好驸马 > 第三百一十七章 上北下南,左西右东。(感谢风凉问月大大的盟主!)
    韩元这话说完,所有人如同被巨锤猛地砸了一番,整个人都懵了,呆呆的愣在了原地。

    比贞观稻更高产的粮食作物?

    怎么可能!

    贞观稻亩产七百斤已经几乎刷新了他们的三观,他们觉得这世间能超过贞观稻的作物几乎不可能再有了。

    可是韩元嘴里竟然又说出了一种。

    若是放在别人嘴里他们早就不屑一顾了,可是这是从韩元嘴里说出来的。

    他们不得不信啊!

    “比贞观稻...更...高产的作物?”

    李二嘴唇发颤,声音颤抖的问道。

    “嗯,若是刨去其他方面,单单从产量对比的话,我知道的作物至少有五六种比贞观稻更高产。”

    韩元掰着手指算了一下,没错至少有五六种比贞观稻更高产。

    自己早知道要穿越,当初就应该多学点东西。

    整个房间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屋内之剩下众人粗重的呼吸声,李二那双眼睛如同饿狼一般,双手不知不觉的攥紧了起来。

    七百斤的贞观稻只能算是中等作物,那上等作物产量不会达到每亩千斤吧?

    若是真有话,那他们敢保证五年,大唐盛世绝对出现。

    “这作物在哪里?”

    长孙无忌咽了一口唾沫,怔怔的看着韩元开口问道。

    “不是说了么,在美洲。”韩元瞥了长孙无忌一眼,这货分明是吃到了甜头,想要再给自己儿子搞个功劳。

    “美洲?”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脸的迷茫,他们活大半辈子了,这美洲还真是第一次听说。

    “嗯,美洲,就在我们的东边,需要远渡重洋。”韩元点了点头,思索了一下,地图上这美洲的位置好像就是东边。

    上北下南,左西右东。

    嗯,东边,没毛病!

    “那扶桑是不是在美洲上啊?”房玄龄忽然想到什么,双眼猛然一亮,激动的问道。

    “你想什么呢?扶桑和我们大唐都处在亚洲上。这美洲是另外一块大陆。”韩元无语的看了房玄龄一眼。

    刚想继续吐槽,忽然明白自己好像没有给这群人讲解过地球,他叹口气来到桌子旁,拿起一张纸。

    “来,你们都过来,今天我就给你们普及一下地球的知识,免得你们眼光总是限制在大唐这一亩三分地上。”

    听到这话,众人哗啦一下子全部围拢了过去,一个个瞪着大大的眼睛,目不转睛的盯着韩元面前的那张纸。

    韩元举着笔回忆了一下世界地图,让自己画出具体的地图自己不一定行,可是让自己画出每个大陆差不多的方位自己还是行的。

    “来,看好了,咱们先讲亚洲。”韩元思索了一下,举起笔在靠近上面的地方画出了一大块。

    “咱们大唐应该就在这里。”韩元再次举起笔在地图上画出一个布柜子的图形。

    “嘶!”

    “韩元,你是不是画错了?我们大唐怎么可能救巴掌这么大啊?”魏征看着那画出来的巴掌大的图形,一脸狐疑的问道。

    “就是啊,我大唐疆土南到岭南,北到幽州,东到高句骊,西接西域,怎么可能这么大一点地方呢?”

    杜如晦也是笑着摇头说道。

    “就这么一块地方,亚洲比大唐大多了,等我画完扶桑、林邑你们就知道大唐已经不小了。”韩元在大唐南边圈了一个小圈,在东边画了一个如同鱼刺一般的图形。

    “这个圈是林邑,这个鱼刺就是扶桑,当然我这是缩小了比例。”

    众人一脸懵逼的看着那画的跟涂鸦一般的地图,反应了好久这才大致看懂了一些。

    李二望向韩元,眼中充满了无奈。

    你说说,这小子什么都好,怎么就是这图画的跟狗爬爬似的呢?

    众人也不顾及自己的人设纷纷趴在桌子上一脸认真的研究了起来,过了过好一会,终于韩元放下了笔,所有人顿时安奈不住心中的好奇了,纷纷讨论离去起来。

    嘶——

    这世界真有这么大?

    这些第一次见识世界地图的大佬们,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凉气,眼睛往地图上一扫,顿时就移不开了。

    众人看见这世界地图的震撼犹如在大街上见到了光着身子的美女一般,这地图虽然画的有点潦草,但是这大致的方位和面积还是能够对比出来的。

    让他们尤为惊讶的是在大唐隔壁竟然还有一个强大的帝国,这个帝国甚至可能不弱于大唐。

    众人一脸的震撼,李二双目复杂的望着韩元。

    他心里不由的产生了一个疑惑。

    韩元这些东西都是从哪里得来的呢?

    他怎么就知道这世界上有这么几块大陆?

    甚至还能在大唐得知其他地方强大的帝国?

    韩元的来历李二也可谓是一清二楚,这孩子就是自己老哥哥的儿子,甚至小时候和寻常的孩子没有任何区别。

    可他怎么凭借一己之力就能了解到这个地球呢?

    李二心中的那个念头越来越压抑不住了,眼角的喜悦也是掩盖不住,他确定了一件事情。

    那就是这臭小子远没有他嘴上说的这么简单,这小子绝对是跟随过仙人学习过的。

    或者说是科学派的人就是仙人。

    亦或者是韩元背后有着一个隐藏着势力,这个势力甚至传承了上千年之久,亦或者比世家的传承更为久远。

    一想到这里,李二就忍不住得意了起来。

    好在自己用自己女儿套住了韩元,要不然他这种人肯定不愿意在俗世停留许久的。

    这么看来的话,那韩元对朝廷之事不屑也能理解了,看惯了仙境的韩元怎么可能对凡尘之事感兴趣呢?

    魏征看完地图之后,一脸复杂的望向韩元。

    自己什么时候忘记了自己的初衷了呢?

    自己当初接触韩元不就是想要将其收入麾下么?

    “咳咳,韩元啊,你有如此天纵之才,怎么能留恋市井之间呢?这不是白白浪费了你的年华和才华了么?”

    魏征一脸认真的望向韩元,开口劝解道。

    韩元:“......”

    我说魏大人,咱俩都认识多少年了,没有五年也有三四年了吧。

    怎么就是没完没了呢?

    你说说,我现在要身份有身份,要钱有钱,我干嘛要去朝堂跟你们扯犊子呢?

    “不是,魏大人,我就是一咸鱼,我不行的!”韩元无奈的看了魏征一眼,摇着头拒绝道。

    “你这话说的我就不爱听了,男人怎么能说自己不行呢?”魏征没有过多的犹豫直接反驳道。

    “这话不还是你说的么?”

    我——

    韩元欲哭无泪的看着魏征,恨不得现在就找个借口把魏征这老头轰出去,这货闲着没事找事的能力跟谁学的啊?

    反观那魏征还是一脸正色的不断的唠叨着,韩元一脸生无可恋的仰面朝天。

    李二瞧见韩元这幅模样,心里顿时畅快了起来,忍不住的嘴角上扬了起来。

    哈哈哈,你臭小子也有今天啊!

    当初知道朕的感受了吧?

    你这不过是承受了朕遭遇的千分之一。

    最后还是长孙无忌开口,停止住了这个话题。

    “元儿啊,老舅家有商船,你说要是沿着这条路一直东走能不能到达你说的那个美洲大陆啊?”

    长孙无忌装作不经意的问道,可那耳朵却是高高的竖起来了。

    这封爵的机会千万不能错过,自己儿子才是一个县男,万一一门双国公呢?

    长孙无忌这么一问,众人也纷纷反映了过来,一脸期待的看着韩元。

    李二也是一脸渴望的看着韩元,自己虽然没船,可是自己能随时找来造船的能手啊!

    钱都不是问题!

    反正自己家里有两个能挣钱的儿子。

    这内库都快堆满了,再不花点就没有地方放了!

    韩元琢磨了一下,微微颔首。

    理论上是可行的,只不过现在的船确定能够远洋吗?

    这太平洋上可是什么鸟天气都有,稍微风大一点,就那内陆船估计直接翻了,这等于是送死啊!

    “理论上是可行的,只不过这远洋船不同于寻常的船,这中间的大海天气就跟皇帝的脸一样说变就变,一不小心可能直接船毁人亡。”

    “老舅你要是有想法的话,就要先找制作过远洋船的工匠,让他们造一些大船。”

    韩元丝毫没有意识的自己话语的问题,说完之后还满意的点了点头。

    反观李二,那脸黑的跟锅底一样。

    我去你老丈人的腿,什么跟皇帝的脸一样!

    你的脸才说变就变!

    众人看着李二那脸,强忍着笑意俯下身子,在那地图上找着更有趣的东西。

    “嗯?这里是什么啊?你怎么还专门打上了一个记号呢?”房玄龄一眼就瞅见了那大唐边上的一个标示着三角的地方。

    “这里啊,不过就是一些稀有的东西比较多而已,什么象牙,香料,黄金之类的。都是小钱,也就值个几千万贯吧!”

    韩元瞥了一眼房玄龄手指的地方,漫不经心的说道。

    “几千万贯?”

    “小钱!”

    一群大佬差点没被噎死!

    好家伙,几千万贯放在你嘴里成了小钱!

    这几千万贯要是朝廷有,至少能少五六年的奋斗时间。

    “元儿啊,这里的地图你知道吗?这画的有些模糊,要不画个清楚的,当然,我们只是觉得这里是大唐的海域,必须要熟悉!”

    长孙无忌直接开口说道。

    众人听到这话,掩饰了一下那双眼的火热,狠狠的点了点头。

    就连李二都不由的给长孙无忌竖起了一个大拇指,不愧是自己的大舅哥,这人设稳得一批。

    今个要是能从韩元这里弄走一副标注有香料,象牙、黄金的地图岂不是赚大发了?

    其他人也是双眼火热,自己虽然吃不上大头的,可喝喝汤也足够他们一家用的了。

    在这个年代,地图就犹如黄金一般宝贵,若是有了一份精确的地图,起到的作用绝对出乎你的意料。

    不但对于行军打仗,甚至经商之类的,都有极大的作用。

    一份精确的地图,在将军手里,可能会扭转战局。

    呵呸!

    真以为我不知道你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吗?

    这理由找得我差点就信了!

    你们要是那么重视海运,怎么看能会这么穷呢?

    韩元虽然有些无语,但还是点了点头。

    自己反正只能画出一个大概的地方,真正的地图还是需要他们自己去摸索,自己到时候捡现成的就行了。

    “差不多,不过有些地方可能不怎么准确,你们要是不嫌弃话,我可以尝试一下......”

    “怎么可能嫌弃呢!尽管画!”

    呸!

    你个臭小子还藏呢!

    还有你不确定的事情?

    “来来,朕帮你镇纸。”一听韩元要开始画,李二顿时兴奋了起来,直接跑上前拿出了一大张纸摊在了桌子上。

    其余人的也是跃跃欲试,可是看到李二那警告的眼神,纷纷后退了几步,垫着脚把目光投向那宣纸上。

    韩元看着那宣纸刚想要下笔皱起了眉头,那握着笔的手停在了半空中。

    “怎么了?”

    见到韩元许久没有落笔,帮忙研墨的李二有些疑惑的望向韩元。

    “不是,我觉得我用宣纸画是不是太浪费了?还这么大一张!”

    韩元看着几乎占据了一个桌面的宣纸,有些心疼的说道。

    这么一大张宣纸可是要不少钱的!

    反正你们回去肯定是要临摹的,这好的宣纸还是别用了吧!

    “咳咳——”

    李二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一脸无语的看着韩元。

    你这货怎么跟田舍奴学会了呢?

    身价百万贯,怎么用个宣纸都这么小气呢?

    “没事,尽管画,我家还有一些,回头我找人给你送来。”长孙无忌顿时眉开眼笑了起来。

    咳咳,自己到时候也能顺便让韩元再给自己画一张了。

    韩元抬起头望向长孙无忌,好家伙,隐形的土豪啊!

    “行吧,那我就画了!”

    反正有人报销宣纸,自己放开了画就行了!

    韩元直接开始落笔,笔走龙蛇,旁边的人下意识往前走了几步,探着脑袋一脸认真的盯着那宣纸上的地图。

    房玄龄等人嘴里还窃窃私语的念叨着,仿佛像是在记录地图的大致位置。

    反观程咬金,这货就聪明了。

    直接把自己衣服脱了下来,一手握着毛笔,探着脑袋看一眼地图,然后就照葫芦画瓢在衣服上画下来。